第五章

    听出沈岸的阴阳怪气,姜青时微微一哽,底气很足地反驳他,“沈总,我又没去你公司上班,我怎么可能会清楚这些事?”

    她从小到大就不关心这些事。

    闻言,沈岸神色复杂地看她几秒,而后转开看向窗外。

    姜青时:“?”

    她瞧着他留给自己的后脑勺,很是莫名其妙。

    她说错话了吗?沈岸发什么疯?

    一路无话到家。

    没等司机开门,姜青时就拉开车门下车,头也不回地进屋。

    沈岸感受着她的怒火,情绪没有太大波澜。

    他让司机下班回去,待车开走,他站在院子里吹了会风,掏出一支烟点燃。

    沈岸会抽烟,他第一次抽烟是在做第一个项目遇到阻碍时,强度压力太大,同伴递来了一根,他接了。

    后来事业走上正轨后,他便抽得少了。和姜青时结婚后,他更是从不在家里抽烟。

    刚把烟点燃,微信弹出一条消息,魏明谦发来的:「走这么急?」

    沈岸面无表情:「还有别的事?」

    看到沈岸秒回,刚从隐园离开的魏明谦意味不明勾了下唇:「还没到?」

    沈岸:「有话直说。」

    魏明谦直接拨通他电话,直截了当,话语间充满了熟人间的调侃,“既然没有小别胜新婚,那十分钟后开个视讯会议?”

    沈岸吸了口烟,情绪很淡,“不是刚聊完?”

    魏明谦:“还有些细节问题需要商讨。”

    他明天就要出差,接下来半个月都不一定能分出精力管今晚聊的事。

    沈岸沉声应下,吐出一口烟雾,嗓音低沉:“知道了。”

    挂电话前,魏明谦少见戏谑提醒他,“沈总,少抽点烟,让你老婆闻见不好。”

    “……”

    几乎是同一时间,沈岸察觉到一道视线,他微微抬眼,看到站在二楼阳台的人。

    院落的灯光明亮,笼罩在沈岸身上,衬得他整个挺拔清俊,让原本只想到阳台吹风消气的姜青时不由多看了几眼。

    遥遥相望数秒,姜青时瞪了他一眼,又气鼓鼓地回了房间。

    可就是这么一下,沈岸心情有所好转。他无声笑了下,将手指间还没燃尽的烟掐灭,毫不留恋地丢进垃圾桶。

    晚间的秋风带着丝丝缕缕凉意,清透舒适。

    在院子里将身上的烟味吹散,沈岸进屋上楼,径直去了书房。

    -

    另一边,姜青时从阳台折返回房间后,便去了浴室。

    在浴室待了近乎两小时,做完身体全套护肤保养后,才从里边出来。

    沈岸还没回房间,感受着卧室里的静谧,姜青时有点儿不是滋味地撇了下嘴,掀开被子上床休息。

    躺在床上玩了许久手机,外面依旧没有动静。要不是知道司机下班,也没有听见院子里的车声,姜青时会以为沈岸出去了。

    想到这,姜青时懊悔,她那么关注沈岸动静做什么?他不回房间,她一个人霸占大床还自由舒服。

    强行把沈岸从脑海里赶走,姜青时刷了会无聊的视频,终于有了困意。

    沈岸和魏明谦几人开完视讯会议后,又处理了邮箱收到的未读邮件。

    处理完,时候不早了。

    沈岸盯着电脑右上方的时间几秒,起身关了电脑,准备回房。

    房门紧闭,门缝位置没有光从里渗出。

    果不其然,姜青时已经睡着了。

    沈岸伸手推开房门,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正大光明地注视柔软被褥下精致清丽的那张脸,睡着时候的姜青时,少了几分骄矜,多了丝温顺,不再让人有明显的距离感。

    月色皎洁,房间内静悄悄地,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在起伏。

    沈岸不知道自己在床侧站了多久。直至姜青时有所感觉一般,在睡梦中翻了个身,他才仓促地转开目光,放轻脚步去衣帽间拿了睡衣,去楼下客房洗漱。

    洗漱完折返,他站在房门停驻片刻,还是转身走了。

    姜青时这一觉睡得很好,九点自然醒时,她明显感觉自己时差倒过来了。

    起床时,她不经意地往旁边看了眼,发现沈岸枕头上没有半丝被人枕过的痕迹,真丝枕套连褶皱都没有,和她睡前相差无几。

    本能促使,姜青时把两个枕头的现状对比了下,得出结论。

    沈岸昨晚没有回房睡觉。

    确认这一点后,姜青时一时无言。

    沈岸是不是太小气了,莫名其妙生气也就罢了,这气还挺大,连房间都不回,真是小肚鸡肠的男人。

    姜青时在心里对沈岸做全方位鄙视,顺带骂了他两句,才算解气。

    洗漱完下楼,姜青时碰到从客房打扫完卫生出来的程兰馨。

    两人对视一眼,程兰馨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两人怎么刚在一起就分居,这可怎么好。

    将心里的惆怅压下,程兰馨转换笑脸望着姜青时,“青时醒了,饿了吧,早上想吃什么?”

    姜青时这会没有吃早餐的胃口,她摇头拒绝,决定换套衣服出门,“程姨,我不饿,我早上约了朋友,我出去吃。”

    程兰馨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姜青时就回房间化妆去了。

    之后几天,倒完时差的姜青时变得忙碌,她早出晚归,频繁地往美术馆跑。

    老师的画展在不久后举办,她要负责跟美术馆工作人员对接沟通,还需要安排邀请函之类的琐碎事宜。而沈岸,也因公司有急事,去江城出差去了。

    夫妻俩再次异地分居。

    -

    周日这天,忙碌几天的姜青时有了休息时间。

    她和孟今雪之前便约好,一起去博物馆转一转。孟今雪来北城大半年,对博物馆感兴趣,却一次也没去过。

    知道她这个想法后,姜青时主动提议,把今日碰面地点定在博物馆。

    在衣帽间挑衣服时,姜青时有点儿纠结,她是个会根据场合地点搭配衣服的人,又担心自己意向的那套衣服会显得有些隆重。

    思忖几秒,她拍了几套衣服的照片发给孟今雪,让她给点建议。

    消息发出不过半分钟,孟今雪就给了她回复:「马面裙这一套。」

    似乎是知道姜青时在犹豫,她强调道:「青时,你穿马面裙一定很好看。」

    姜青时长得高挑,形夸骨佳,削肩细腰,非常适合穿马面裙。

    再者,她们今天要去的是博物馆,这套衣服也很适宜。

    姜青时自己也属意马面裙,她看着孟今雪发来的消息,莞尔一笑:「我也是这样想的。」

    孟今雪:「嗯嗯,那待会见?」

    姜青时:「待会见。」

    放下手机,姜青时换了衣服。

    她换好衣服下楼,程兰馨已经做好了早餐。

    听见动静,她端着姜青时爱吃的早餐从厨房走出,唤她,“青时,你今天——”

    她话还没说完,先瞥见站在楼梯上的姜青时。程兰馨第一次见姜青时就知道她有多漂亮,两人相处的时间虽不长,可也见过她穿各式各样的漂亮裙子,性感的可爱的,常常能让她由衷地跟沈岸说青时漂亮。

    即便如此,在当下见到姜青时这一刻,程兰馨还是不意外地被她惊艳到了。

    她穿着一件白色暗纹交领飞机袖衫搭配深绿色飞鸟梅花绣制的马面裙,头发用一支黑色长簪盘起,温婉恬淡,精致复古又不失大气,端妍绝伦。

    “程姨。”注意到程兰馨的眼神,姜青时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您想跟我说什么?”

    程兰馨回神,真诚地夸她,“青时,你今天真漂亮。”

    闻言,姜青时朝程兰馨眨了眨眼,俏皮地问,“程姨的意思是,我昨天不漂亮?”

    “不是不是。”程兰馨嘴笨,“程姨不是那个意思,青时你每天都很漂亮,但今天格外不同。”

    姜青时莞尔,唇角往上翘了翘,“程姨别紧张,我知道您意思。”

    程兰馨放下心来,“好好好,快下来吃早餐,早上要吃点东西,不吃对胃不好。”

    姜青时愿意听她唠叨,答应下来:“好,都听程姨的。”

    吃早餐间隙,姜青时能感受到程兰馨欲言又止的神情,有点儿想笑,“程姨,您想跟我说什么?”

    程兰馨犹豫了会,拿出手机说,“青时,你今天这么漂亮,程姨能给你拍两张照片吗?”

    “……”

    姜青时一愣,没想到她会这样问。

    对上程兰馨小心翼翼的眼神,她说不出拒绝的话,“好呀程姨,你想给我拍什么样的?要去院子里吗?”

    程兰馨惊喜,连声道:“不用不用,日常的就好。”

    姜青时轻笑,“那您随便拍。”

    她不怕镜头,也不担心程兰馨会把她拍丑。

    对自己的长相,姜青时向来很有自信。再者,她隐隐能猜到程兰馨要拍自己照片做什么。

    不意外的话,她会发给沈岸。

    程兰馨举起手机拍了两张,拍完还特意给姜青时看,“青时你看看程姨拍得怎么样?你要是觉得不好,程姨马上删了。”

    姜青时看了眼,程兰馨拍照虽没什么技术,但不拉胯,就相对正常,“不用,程姨拍得都好。”

    吃过早餐,姜青时跟程兰馨说了声,让司机送自己去博物馆。

    她前走刚走,程兰馨后脚就给沈岸发了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沈岸刚结束一个会议,看到是程姨发来的信息,第一时间给了回复:「家里出什么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影帝:加好友就能获得演技免费阅读 仙子,请矜持免费阅读 灾厄艺术家起点 聚缘书屋 天涯小说 精彩阅读 理想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魂 我在龙族世界加点修行最新章节 我能偷渡洪荒世界免费阅读 念初书屋 我的分身戏剧最新章节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免费阅读 【快穿】病娇老攻太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