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沈岸设想过姜青时来公司,来他办公室的这一天,却从未料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他原以为她问他喝不喝咖啡,是要给他点外卖,亦或者是随口问问。

    注意到沈岸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儿奇怪,姜青时眉梢上扬,把手里提着的咖啡挪高了一些,在他眼前晃了晃,“沈总,你该不会不想喝——”

    后面那个字还没说出口,沈岸便伸手接了过去,略显慌乱,“没有。”

    他怎么会不想喝她送的咖啡。

    听出他话语间的急迫,姜青时有一秒的讶然,她瞅着面前的男人,隐隐觉得今天的沈岸,不像往日淡漠冷然的样子。

    他过分反常了。

    瞧着姜青时怔然的样子,沈岸将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挪开,不断提醒自己——

    沈岸你太着急了。

    平复着波澜的情绪,沈岸敛下眼睫,声线恢复以往平静,“从咖啡馆过来的?”

    听到他的声音,姜青时暂且将疑惑的念头压下,神色不是很自然地说,“嗯,我到旁边商场买点东西,顺便就给你带过来了。”

    她强调自己不是刻意过来给他送咖啡的。

    沈岸稍顿,似漫不经心地问,“要买什么?”

    他并不在意姜青时送过来的这杯咖啡是顺路的还是特意的。于他而言,她能过来就已经足够了。

    买东西是姜青时找的借口,被沈岸这么一问,她有几秒的慌张,而后避开沈岸目光,给出答案,“我晚点要去电视台那边,给阮萤带点甜品。”

    沈岸虽没见过姜青时的两位好友,但他一直知道她们的存在,也大概了解司念和阮萤的部分情况。

    听到这话,他轻嗯了声,正要说点什么,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

    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敲门的人不请而入,声线爽朗:“岸哥,我今天替我——”

    话说到一半,陆嘉文看到了办公室的两个人。

    安静几秒,陆嘉文迅速反应过来,边往后退边说,“嫂子在啊,我……我先出去,你们忙你们忙……”

    办公室门拉开又合上,留下两个面面相觑的人。

    办公室内静谧一霎,姜青时不经意抬眼,撞到沈岸垂下眼的目光。

    四目相对。

    那一刹那,姜青时感觉自己心跳快了些。

    奈何她还没来得及去辨别,去捕捉自己那一丁点细微变化时,沈岸的声音将她飘离的思绪拉回,“你要不要——”他停了停,问她,“坐一会?”

    姜青时一怔,想起刚刚进来的陆嘉文,“你不是还有事要忙?”

    沈岸:“不是急事,他应该是过来玩的。”

    姜青时哦了声,没有多问。

    她拒绝沈岸提议,浅声道:“我要去商场买东西了。”

    姜青时要走,沈岸没有留下她的理由。

    他端着她带来的那杯咖啡,难以克制地,克制地说,“让冯项明送你过去。”

    姜青时:“不用。”

    “……”

    -

    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姜青时留下的馥郁花香味道。

    清清淡淡地,闻起来很舒服。

    沈岸坐在办公椅,抿了口已然冷却掉的咖啡,面色微冷地瞥了眼去而复返,脸上满是谄媚的人。

    注意到沈岸的死亡凝视,陆嘉文理亏道,“岸哥,我不知道嫂子在这里,我真不是故意的。”

    他把锅甩给和他一起进办公室的冯项明,“冯特助没和我说这个消息。”

    冯项明:“……”

    感受到沈岸转过来的凛凛目光,他挣扎着为自己辩解,“小陆总过来的时候,我不在外面。”

    若非如此,陆嘉文不至于打扰到两人。

    沈岸公司的很多人,包括外面的几位助理,都没见过姜青时,更不知道她是谁。

    姜青时和沈岸的婚礼办得仓促,也很不情愿。因而结婚至今,姜青时还是第一次来沈岸公司。她刚刚上来时,还是给冯项明打了电话,让他下去接上来的。

    而陆嘉文到的时候,外面助理忙得不可开交。

    助理们也因为陆嘉文来沈岸这边的次数实在太多,以前也有不打电话就直接进去的情况,因而没有给沈岸说,便让他过去了。

    听完两人解释,沈岸依旧沉着一张脸喝咖啡。

    陆嘉文和冯项明对视一眼,互相给对方使眼色,试图打破这个僵硬氛围。

    片刻,喝完咖啡的沈岸掀起眼皮看了冯项明一眼,“还站在这儿做什么?事情处理完了?”

    冯项明得令,“那沈总你们聊,我出去忙,您有事叫我。”

    “……”

    冯项明用最快的速度逃离,陆嘉文瞅着他走远的背影,微微一哽,对上沈岸寒森森的眼神,“岸哥……”

    他认怂,“我真不是故意的。”

    沈岸斜他一眼,倒没想真地和他计较什么。

    他敛眸,随口问,“你过来做什么?”

    陆嘉文:“我替我哥过来开会。”

    陆氏集团和沈岸公司有项目合作,下午有个协议会要谈。他哥临时有事,他便过来转一转。

    闻言,沈岸嗯了声,看了眼时间,“你今天不忙?”

    陆嘉文听出他的话外之音,这会儿才三点半,他在讽刺自己太闲,来得太早。

    不过陆嘉文很想提醒他,他一直都很闲,沈岸又不是不知道。

    当然,这话他暂时只敢在心里想,他还不至于去老虎头上拔毛。

    思及此,陆嘉文尴尬一笑,“今天是不怎么忙。”

    沈岸:“是吗。”

    陆嘉文:“……”

    不想再被沈岸嘲讽,陆嘉文硬着头皮将话题岔开,“岸哥。”

    沈岸:“说。”

    陆嘉文默了默,问道,“嫂子这次回来多久?”

    提到和姜青时有关的话题,沈岸脸色有所好转,他头也没抬地说,“不知道。”

    “啊?”陆嘉文不可思议道,“你没问嫂子?”

    沈岸没吭声。

    他没问,而且就算是问了,姜青时也不一定会说。

    陆嘉文观察着他矜冷的神色,幽幽叹了口气,“岸哥,你这样可不行。”

    他小声嘀咕,“男人要主动你知不知道,你不主动,万一嫂子还去国外待一两年,那你不还得独守空房一两年?”

    听清楚他说的话,沈岸签字的手一顿,钢笔尖在白纸上划过长长的一道痕迹。

    他稍稍一顿,抬眼看向他,“闭嘴。”

    陆嘉文讪讪:“……哦。”

    他心有不甘,在闭嘴前多说了一句,“女人都喜欢体贴温柔又细心的男人,你要适当地关心嫂子,对她好,多献殷勤,她去逛街你送她陪她,反正你要多在她面前刷存在感,让她习惯你的存在……这样她才有可能爱上你。”

    陆嘉文在工作上不务正业吊儿郎当,可在感情上,他称得上是沈岸他们这群人的情感大师。

    他一天到晚泡在女人堆里,最是清楚女人心思。

    同样,他也知道沈岸藏起来的那点小心思,要不是这样,他也不至于给沈岸出主意。

    陆嘉文的话点到为止,沈岸不让他说,他也知趣地不再多言。

    时间差不多,两人去会议室开会。

    会议结束时,差不多是下班时间。

    沈岸回到办公室准备加班,姜青时今晚不会回家吃饭。

    突地,他脑海里冒出陆嘉文下午说的那几句话。

    他稍稍一顿,敛了敛眸,拿起一侧手机点开。

    夫妻两人的对话对话还停留在她问他什么时候回北城,他回复她航班截图那里。

    沈岸手指微动,往上翻了翻发现,他和姜青时的聊天寥寥无几,不过片刻就能翻阅完毕。

    盯着姜青时的头像须臾,沈岸进入她朋友圈。

    姜青时发朋友圈的次数不多,但也不少。遇到有趣的事情,亦或者是吃到好吃的东西,她都会拍照分享。她的朋友圈,不完全是富家千金圈子里的纸醉金迷,也有生活里的趣事。

    沈岸刚点开,就刷到她在一分钟前发的朋友圈,有她和司念三人的合照,也有个人自拍,以及晚餐和甜品。

    把她的单人照片存下,沈岸注意到照片上的背景。

    陆嘉文没想到自己刚走出沈岸公司就会接到他电话,他惊讶问,“岸哥,我落东西了?”

    沈岸直截了当,“去不去吃饭?”

    陆嘉文愣了下,“你说什么?”

    沈岸:“……”

    察觉到对面人的沉默,陆嘉文反应过来,“当然,岸哥请客哪有不去的道理。”

    “……”

    -

    另一边,姜青时和司念在阮萤下班前抵达电视台,跟阮萤碰上面,三人去附近一家很有格调的餐厅吃饭。

    餐厅装潢很特别,名字更是以水果“荔枝”命名。

    姜青时还在巴黎时就听阮萤提过,说这家餐厅味道不错。

    “荔枝”生意很好,三人提前约了包厢。

    姐妹一起吃饭,基本是边吃边聊。

    考虑到阮萤还得回电视台上班,姜青时她们这顿饭没有吃太久。

    吃得差不多,姜青时走出包厢去洗手间。

    从洗手间回来,要经过一段大堂餐厅的位置。

    姜青时正走着,突然被重力撞了下。

    她猝不及防,眼见要和迎面而来端着热汤的服务员撞到一起时,一侧有一只有力的手臂伸出,将她拽到一旁。

    姜青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不死人不死于传火txt下载 大夏伶仙最新章节 福德天官忽悠啊 云鬓添香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大汉永存免费阅读 长生武道:我用气血无限加点那一只羊 我在美国修魔道 玖梦文学网 暖心阁 人在漫威,开局迎娶绯红女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