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姜青时和沈岸在家吃饭的次数不多,程兰馨觉得食材放久了不新鲜,因而冰箱里不会备太多东西。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沈岸打开冰箱里,冰箱里还有肉和蔬菜。

    看沈岸进了厨房,原本打算下楼喝杯水休息一会便回房洗漱的姜青时改了主意,她走到厨房门口,正大光明地打量准备下厨的人。

    沈岸会做饭,做的饭还很好吃。

    这一点,姜青时在出国前就知道了。

    她吃过沈岸做的一顿饭,在出国当天。

    沈岸不是姜青时这种花团锦簇,锦衣玉食出生的天之娇女,他是一个在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很穷的小家庭长大的孩子。

    他很小时候,便学会了做饭。这么多年下来,厨艺早就练得不错了。

    沈岸在进厨房前把西装外套脱下,这会站在厨房岛台前,低敛着眼睫挽起黑衬衫的袖子,露出肌肉线条匀称的小臂时,她鬼使神差地多看了两眼。

    沈岸身材练得很好,姜青时一直都知道。

    她之前甚至跟司念她们提过,要不是沈岸肩宽窄腰又有腹肌,手指还长得很漂亮,她才不会和他同床共枕。

    为此,司念还取笑她是那种有点小癖好的外貌协会。

    别人看男人更多的是身材长相,而姜青时看男人,不单单是身材和长相,她更注意男人的手。

    这一点,姜青时没法否认。

    她从小就喜欢手长得好看的人,喜欢一切漂亮的东西。她依稀记得很小时候,自己之所以想去学钢琴,就是因为学校有位会弹钢琴的学长手指很漂亮,很吸引她。

    ……

    思绪飘忽,不远传来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你确定不吃?”

    姜青时抬眸,看向被灯光笼罩,眉目清隽深邃的人,有些迟疑,“……你要做什么?”

    沈岸瞥她一眼,“肉酱面。”

    姜青时眼睛一亮,心理防线被渐渐击破,犹豫了几秒说,“我可以吃一口。”

    一口,应该不会太罪恶吧?

    沈岸毫不意外,淡淡嗯了声,“去外面等着。”

    厨房油烟味很重,姜青时最讨厌脏兮兮油腻腻的气味。

    知道他在赶自己,为了一口吃的,姜青时勉为其难答应。

    临走前,她有些依依不舍地瞟了眼沈岸那双手,他手指修长,肤色冷白,骨节脉络清晰分明,手背青筋凸起时,冷欲又性感。

    察觉到她视线,沈岸低眸看了眼,把目光转至她脸上,若有若无地勾了下唇角。

    -

    坐在餐厅椅子上,姜青时嗅着厨房飘出的肉酱香味,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

    为了不让自己表露得太明显,她低头刷手机,转移注意力。

    不过阮萤和司念都在忙,姜青时本想找孟今雪聊会,可一看这个时间点,好像也不是很合适。

    思来想去,她只能去微博冲浪。

    点开微博,姜青时一眼看到自己喜欢的演员新电影定档上映的消息,她眼睛一亮,忙不迭点了进去。

    看完,她截图发去群里,问司念和阮萤那天有没有空,一起去看电影。

    发完一会,两人都没回消息。

    姜青时也不着急,她再次点开微博,去看电影官博新放出的预告片,看完,她又往下刷了刷网友们的评论。

    毫不意外,预告片微博下面,期待和好评居多。

    当然,也有部分专业的影评人有不一样的见解。

    看了会,姜青时返回到热搜榜。

    她扫了眼,没看到什么有意思的内容,正准备退出微博时,忽而瞥见一个熟悉名字的视频。

    下意识地,姜青时手指动了动,将视频点开。

    舒缓悠扬的钢琴曲传出,她还没来得及细听,不知何时从厨房走出的沈岸将一碗面放在桌上,发出细微声响。

    姜青时抬头时,他已然转身再次进了厨房。

    再出来,沈岸手里拿了一双筷子。

    “?”

    姜青时眨了下眼,盯着他手里的筷子:“你没有做我的份?”

    这话问得底气不是很足,毕竟沈岸有理由不做她的。

    沈岸撩了撩眼皮,语气凉凉,“你不是不吃?”

    “……”姜青时微哽,深吸一口气说,“我说我吃一口。”

    一口也是吃,怎么还瞧不起一口呢。

    话音刚落,沈岸把搅拌好的肉酱面推到她面前,意思很明显。

    姜青时一顿,她垂眼盯着面前色泽鲜美的肉酱面,看向沈岸递过来的筷子,略微费解地问,“你怎么不多拿一个碗?”

    沈岸:“我不想多洗一个碗。”

    姜青时失语,“洗碗机不是摆设。”

    沈岸:“太浪费。”

    这话姜青时无力反驳,一两个碗用洗碗机是有点儿浪费。

    沈岸向来低调节俭,和她习惯性的铺张浪费截然不同。有时候,姜青时会控制不住地想,要不是因为种种意外,她和沈岸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交集。

    僵持几秒,姜青时暂时收了收自己在沈岸面前为数不多的骨气,接过他给的筷子,低头吃面。

    面香四溢,肉酱粘在面条上,很是均匀。

    她用筷子卷起一小口吃下,能感受到面条细腻的口感和浓郁的肉酱,鲜美可口。

    沈岸的厨艺真的很好。

    要不是这人此刻在对面看着自己,姜青时一定会忍不住吃第二口。

    把那碗面推回到沈岸面前,玩手机的人抬起眼,“够了?”

    他声线低沉,在寂静深夜,陡然让姜青时产生一种温柔的错觉。

    怔然几秒,姜青时高冷地嗯了声,强调说,“我说了只吃一口。”

    她很有自己的底线的。

    闻声,沈岸挑了挑眉头,没有再接话。

    他低头,拿起姜青时用过的那双筷子,神色自若地开始吃面。

    餐厅的灯光明亮,将两人笼罩在光亮之下。

    沈岸的五官清隽英挺,面部轮廓硬朗立体,眉峰凌厉,眼眸深邃。

    姜青时依稀记得第一眼看见他时,便觉得他不是个好说话,好相处的人。

    他身上的压迫感太强,容易让人喘不过气。

    可当下这一会,白灯光线落在他低敛着的眉眼之上,姜青时忽然生出一种,他没有表面上瞧着那么的难以接近。

    相反,此刻的他身上似乎还和柔和二字沾了边。

    蓦地,沈岸抬眼,目光直直地落在她这边。

    两人视线相撞。

    姜青时莫名有种自己偷窥他被抓包的窘迫感,她心里一紧,犹豫要不要说句话时,沈岸先开了口,“美术馆那边的事结束了?”

    他知道她下午就回了家。

    提到这个,姜青时不置可否地想起下午看到的那个画面,她冷淡地说,“暂时结束了,可以休息几天。”

    沈岸点点头,没有再多问。

    看他这样,姜青时下午压下去的好奇心和小脾气冒了出来。

    她不是一个懂得忍耐的人,想当然地,她把话题丢了回去,“沈总呢。”

    沈岸:“什么?”

    姜青时对上他幽深的眼瞳,傲慢地抬了抬下巴,“沈总今天都忙了些什么?”

    沈岸觉得她语气不太对劲,却并未深想。

    他面色如常,言简意赅地和她说了两个公司正在推进的项目。他上午一个会,下午一个会,其他时间都在处理琐碎的一些事情,晚上去了饭局。

    话音落下,沈岸注意到姜青时脸色更差了。

    他皱了下眉,正要问她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姜青时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唇角抿成一条直线,冷嘲道,“沈岸,你们这个位置的人,是不是都很会忙里偷闲?”

    说完这话,姜青时没再给沈岸开口的机会,起身上楼。

    -

    回到房间,姜青时气得把门反锁。

    理智告诉她,没必要因为沈岸跟一个女人说话就生气。但她控制不住。

    姜青时能接受自己和沈岸是相敬如宾的婚姻生活,她也接受沈岸不喜欢自己,毕竟她对他也没什么感情。

    可是,她有条底线。

    这个底线在和沈岸结婚时,她就和他说过,她不接受有人欺骗自己,善意的也不行。

    姜青时不希望自己变成徐女士,更不想自己和徐女士那般,等到她父亲的另一个孩子出生,她才知晓。

    她对婚姻的忍耐度,没有徐女士那么高。她也不屑为了面子,努力地去维持自己的表面婚姻。

    正气着,敲门声响起。

    姜青时装没听见,奈何门外的人不知趣,隔一会敲一下。

    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

    姜青时刷地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门后将门拉开,板着一张脸问,“干嘛?”

    “……”

    沈岸低眸,借着廊道的暖光看她,直截了当:“我们都很会忙里偷闲是什么意思?”

    他重点抓得很歪,“我们是指我和谁?”

    “?”

    姜青时噎住,她原以为沈岸过来找她,是要问问她生气的原因,却没想他的重点是在“我们”这两个字上。

    她没忍住,嘲讽似地扯了扯唇,“你觉得呢?”

    沈岸没有搭腔,他目光灼灼盯着姜青时,在姜青时要一眼横过去时,嗓音沉沉地唤她,“青时。”

    少有听他这样唤自己,姜青时微微顿了下,作势去关门,冷哼道,“沈总,想不明白就仔细想想。”

    岂料沈岸没给她这个机会,他单手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自爆穿越后,老朱心态崩了最新章节 格温蜘蛛:我来自虐杀原形逃跑的芳一 无忧书苑 篝火收容公司免费阅读 渊天尊烽仙免费阅读 清静阅读 文学之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进化:从猫猫吃成古龙种酸柠檬酸不甜 体育系男神百度百科 工业狂魔最新章节 灵境游神:我有一扇两界门免费阅读 演技派从1998开始陈奔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