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沈岸意外,又不是那么意外。

    他盯着这条消息须臾,没有着急回复。

    过了会,姜青时电话打来。

    沈岸抬了下眼,跟旁边人说了声,走至一侧接电话,“什么事?”

    他声线低沉,听不出喜怒。

    姜青时走出餐厅,站在商场过道望着中间的巨型吊灯,有点儿郁闷地努了努嘴,“没事就不能联系你?”

    她可是他老婆,想什么时候联系他都不犯法!

    沈岸轻哂,意思明显。

    姜青时没事不会联系自己,她找自己,一般都是要他帮忙。

    姜青时霎时有种被人看穿的窘迫感,她抬手摸了下鼻尖,含糊地说,“我妈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

    沈岸:“嗯?”

    姜青时呼出一口气,继而补充:“我没接。我估计她待会就会找你。”

    话音刚落,沈岸这边有新电话进来。

    他将手机从耳朵旁拿下看了眼,丈母娘来电。

    “嗯。”他泰然自若地应着姜青时,“来了。”

    姜青时愕然几秒,小声嘀咕,“她速度也太快了。”

    沈岸没有搭腔。

    无声几秒,姜青时试探,“那我挂了?”

    她不接徐女士电话,徐女士不会对她有什么意见,最多就是训她。可沈岸不行,作为姜家女婿,他不接徐女士电话,很容易给徐女士留下不好的印象。

    虽然姜青时并不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她爸妈太喜欢沈岸,喜欢到她有时候都怀疑沈岸才是他们亲生的。

    只不过,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徐女士对沈岸有意见。她怕亏欠他太多。

    沈岸嗯了声。

    姜青时把电话掐断同时,沈岸接了即将挂断的丈母娘电话。他声线清沉,不急不缓地唤了对面人一声,“妈。”

    听见他声音,徐女士稍稍一顿,应着道:“沈岸,你在忙吗?”

    沈岸答应着,告诉她,“刚忙完。”

    徐女士点点头,直入主题追问他姜青时回国的事。

    沈岸这通电话,打了近十分钟才结束。

    结束后,他看到微信收到的好几条消息,是没耐心的人发来的,一分钟一条,问他电话结束没有,她妈说了什么,他又和她妈说了什么。

    沈岸忽视掉她这一系列问题,先是转头跟冯项明说了句订一张最近飞北城的机票。

    等他确定两小时有航班后,他才回复她:「她让我们晚上回去吃饭。」

    刚吃两口饭,姜青时便看见微信界面弹出的消息,她愣了下问:「我们?」

    沈岸不是还在江城?

    下一秒,沈岸直接给她发来一张航班信息截图。

    他两小时后从江城回来。

    姜青时眨眨眼,还没来得及多问,徐女士的电话再次打来。

    这回,她犹豫了几秒,接了:“妈妈。”

    姜青时自知理亏,说话声音轻了许多。

    徐女士应着,没问她刚刚为什么不接自己电话,口吻随意道,“跟朋友在外面?”

    姜青时一怔,正意外她怎么会知道,又恍然应该是程姨跟沈岸提了,沈岸和她说的。

    她在徐女士看不见的地方点了点头,“嗯。”

    徐女士没多问她在一起的朋友是谁,只道,“晚上和沈岸一起回家吃饭,你爸爸也会在家。”

    姜青时听着她跟自己说话的语气,很平静,一点都没有刚刚给自己发微信时候的怒气,有点儿好奇沈岸是怎么跟她说自己回国这事的。

    不过好奇归好奇,姜青时还没到傻乎乎问徐女士地步,她乖乖答应下来,“知道啦。”

    徐女士不再多言,语气淡淡:“没什么事挂了。”

    姜青时嘴唇微动,还没来得及说一句“妈妈再见”,徐女士就干净利落挂了电话。

    “……”

    姜青时对着手机无言几秒,才暂时将这事抛开,跟孟今雪继续聊被打断的话题。

    两人边吃边聊,气氛融洽。

    -

    吃过饭,两人慢悠悠逛商场。

    姜青时压力大的时候喜欢花钱,喜欢买一些有用没用的。

    逛到有些累了,两人才打道回府。

    姜青时到家时,程姨已经回家了。

    她上午出门时便跟程兰馨提了,让她收拾好就回家,她中午晚上都不在家吃饭。

    司机陈哥把她买的东西放入客厅,转头问她,“夫人,您晚点还要出去吗?”

    姜青时:“不用了,你回去休息吧。”

    陈哥应下,没多想地说,“我把沈总接回来就休息。”

    冯项明在给沈岸订好机票后,便将航班信息发给陈哥,让他去机场接人。

    “……”

    司机不提,姜青时差点忘了沈岸把航班信息发给自己这事。

    她连忙点开沈岸发来的那张截图,看清楚抵达时间后,姜青时想到徐女士那突然被浇灭的怒火,直觉自己应该给她那几天没见的老公献献殷勤,纠结了一会,她和陈哥说,“我去接他,你下班休息吧。”

    她这几天早出晚归没休息,陈哥也跟着没休息。

    陈哥诧异:“什么?”

    姜青时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去接沈岸,陈哥你回家休息吧。”

    陈哥怔然,有些犹豫,“可是——”

    “没什么可是。”姜青时摆起大小姐的架子,“给你放假就休息。”

    她故作严肃,“还是说陈哥真不需要放假?”

    陈哥无言,“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看姜青时态度坚定,无奈道,“行,那夫人您要是改主意了随时跟我联系。”

    姜青时:“好的。”

    在陈哥转身走之前,姜青时不忘提醒他,“你别告诉沈岸是我去接他。”她顿了顿,含糊说,“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陈哥了然于心,笑了笑说:“明白。”

    -

    从北城飞江城只需要一个多小时。

    沈岸是一个人临时飞回来的,落地时间是下午五点。

    走出航站楼,他看了眼没有司机来电的手机,正准备拨通电话问陈哥到哪了,先有所感应地抬起了头,看向不远人来人往的出口。

    穿过喧嚣人流,沈岸一眼便看到袅袅婷婷站在入口的姜青时,她换了一套衣服,不再是程姨发给他的马面裙,而是简单的针织上衣和牛仔长裤,外面套了一件上衣同色的风衣,简约又大方。

    姜青时是天生的焦点人物,即便什么都不做,光是安安静静站在那里,也惹眼得让人频频回头。

    似乎察觉到什么,姜青时抬头,和归来的人遥遥相望。

    少顷,沈岸阔步朝她走近,声线清沉悦耳,“等多久了?”

    他没问她为什么来。

    姜青时:“十分钟。”

    沈岸嗯声,又问:“你开的车?”

    “……有什么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姜青时错觉,她总觉得沈岸有些瞧不起自己。

    沈岸:“没有。”

    话题聊死,两人都不再吭声。

    一路安静走到停车场,沈岸把行李放在后备厢,朝姜青时伸手,“钥匙。”

    姜青时瞥他一眼,边把车钥匙递给他边嘀咕,“我车技没有那么差。”

    沈岸没接话。

    他知道姜青时车技不差,但是,她车技也算不上好。

    为了两人安全着想,他觉得在这个高峰期时间,自己驱车会更稳当。

    车窗将嘈杂隔绝在外,车内静谧无声。

    沈岸不爱说话,多数时候,姜青时不打开话匣子,他们俩就会一直沉默下去。

    有些时候,姜青时真心觉得,要不是沈岸有钱,就他这样的个性,很可能孤独终老。

    腹诽沈岸两句,姜青时想起自己来接他的主要因素,偏头瞧向他,“沈岸。”

    沈岸目光平视前方,语气不冷不热,“想说什么?”

    姜青时没和他计较态度,追问道:“我妈给你打电话说了什么?你怎么跟她说我回国事情的?”

    她着急,“她有没有问你我回国多久了?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听她一连串问题,沈岸偏头看她一眼,缓声道:“你希望我先回答你哪个问题?”

    姜青时:“……你随意。”

    反正她的问题,他要全部回答。

    沈岸明白大小姐的意思,他静默几秒,正要开口,冯项明打来不合时宜的电话,跟沈岸确认一份文件。

    电话说完的时候,一天都没怎么休息的姜青时阖着眼睡着了。

    下了高架桥,恰逢红灯。

    沈岸踩下刹车,第一时间转头去看旁边的人。大约是车里睡着不舒服,姜青时眉心是蹙起的,嘴唇也抿得很紧。

    窗外路灯的光照进来,衬得她脸色有些苍白。

    绿灯亮起,后车喇叭声传来,沈岸才屏声敛息地收回视线,踩下油门驶离。

    -

    姜青时这一觉,睡到车子稳稳当当停在姜家院子里。

    她懵懵地睁开眼,撞见沈岸朝她倾身过来的深邃眼睛。他的眼睛很漂亮,是一双多情的桃花眼,但他眼瞳的颜色偏浅,像琥珀色,无形地让他看人时多了丝疏离的清冷感。

    除去在床上睡觉的时候,他们少有这么近距离对视,霎时间,两个人反应都有些慢。

    直至车窗玻璃被敲响,姜青时才回神,慌乱地将面前的人推开,“你干嘛?”

    沈岸猝不及防,撞到车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全球游戏:旧日棋手最新章节 魔女收容日志小夕岁 我的华夏列祖列宗 道士夜仗剑起点 诡秘:乱入的泰拉人全文阅读 热爱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悠文学 文艺之魂 文学殿堂 云鬓添香笔趣阁 苟在三国刷词条百度百科 暴食之龙从地狱位面开始残月狂徒 深渊独行免费阅读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