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狙击》

    20231103/时星草

    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一章

    深秋的北城,雾霾笼罩,冷风萧瑟,阴雨绵绵。

    姜青时回国这日,北城难得放晴,艳阳高照。

    刚下飞机,她便收到接机好友司念发来的消息,说路上堵车,让她在机场等一会。

    姜青时回复:「不急。」

    退出聊天框,她走到一侧休息区等待。

    刚坐下不过片刻,旁边传来一道陌生的男声,“姜小姐。”

    姜青时侧目,是同航班坐在她后面的,和她搭讪过的那位男士。

    思及此,姜青时正要收回目光,男人再次热络寒暄,“好巧,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姜青时没有搭腔,机场虽说很大,可从航站楼出来的休息区算不上多,两人会碰上非常正常,哪来的巧。

    注意到姜青时细微的表情变化,男人并未打退堂鼓,依旧语气熟稔地和她交流,“姜小姐等的人还没来吧,要不要我送姜小姐一程?”

    姜青时眼都没抬,冷声拒绝,“不用。”

    被拒绝,男人脸上笑意微僵,他压下一闪而过的不悦,纠缠道,“姜小姐别跟我客气,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同一——”

    他话没说完,被姜青时打断,她抬起眼,神色微冷,颇有些不耐烦地问,“魏公子,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在飞机上的时候,魏辰逸就和姜青时自我介绍过。

    第一次被女人这样拒绝,魏辰逸随即黑了脸,他往前迈了一步,逼近姜青时,“姜小姐,你是不是太——”

    “不给我面子”这几个字还没能说出口,旁边冒出一道沉稳恭敬的声音,“夫人。”

    两人动作一致转头,看到出现的人,姜青时有一丁点儿意外,“冯特助,你怎么在这儿?”

    她回国的事只告诉了两位好友,其他人都没通知。想着,姜青时下意识往冯项明身后去看,却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知晓姜青时的疑惑,冯项明向她解释,“沈总下午有个重要会议走不开,只能安排我来机场接夫人回家。”

    冯项明口中的沈总是和姜青时领了结婚证的老公,沈岸。

    听到他这话,姜青时下意识说,“他怎么知道我——”

    话说一半,姜青时及时停住。她虽没告诉沈岸自己今天回来,可他要想知道她的行程,并不是什么难事。

    沉默霎时,姜青时点了点头,“走吧。”

    直至她起身站起,旁边从两人对话中回过神来的魏辰逸不可置信看了姜青时一眼,而后往下,落在她空无一物的手指上,“姜小姐已经结婚了?”

    姜青时略略偏头,口吻冷淡,“魏公子有疑问?”

    说完,她没等魏辰逸有反应,头也不回地往航站楼出口走。

    冯项明看了眼和他家夫人打招呼的男人,微颔首打了个招呼,便推上一侧放置的行李箱,跟上姜青时步伐离开。

    “……”

    刚走出航站楼,姜青时手机铃声响起,是司念电话。

    “到了?”姜青时接通。

    司念嗯了一声,“最后一个红灯,大概两三分钟就能到,你在几号门?”

    姜青时撩起眼皮看了眼,“三号门。”

    挂了电话,姜青时看向等候在旁的冯项明告知,“冯特助,我约了朋友。”

    冯项明稍顿,犹豫地问,“夫人不先回家休息?”

    姜青时:“我在飞机上睡得很好。”

    她这次回国没动用家里的私人飞机,但头等舱坐得也还算舒服。当然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还不想回家。

    冯项明恍然,他今天大概率是没办法完成沈岸交给自己的任务。

    思忖几秒,他不再挣扎,也知道姜青时做的决定无人能左右,“好的夫人。”冯项明妥协,浅声道,“我等您上了车就走。”

    -

    和司念上车离开,姜青时歪着头打量着驾驶座的人。

    等她看了一会,司念才笑着问,“大小姐看什么?”

    姜青时眉梢轻扬,语调轻快,全然没有刚刚半分的骄矜模样,“许久不见,我们司老板还是那么漂亮。”

    司念扬眉,“那当然。”

    她偏头朝姜青时睇去一个眼神,玩笑说,“总不能输你太多。”

    “……”

    姜青时唇角上翘,附和道,“也是。”

    闲聊几句,姜青时偏头看向窗外浮现的高楼走神。一年多没回国,她突然觉得这座生活二十多年的城市有些陌生。

    半小时后,两人顺利抵达一家装潢复古的咖啡馆。

    在咖啡馆喝了杯司念亲自磨泡的咖啡,又小憩了一会,姜青时才觉得坐十几个小时长途飞机的疲惫感消散了些。

    司念在她对面坐下,揶揄道,“国外的咖啡好喝还是国内的好喝?”

    姜青时睇她一眼,恭维道,“司老板泡的好喝。”

    司念忍俊不禁,“我们大小姐喜欢就好。”

    姜青时唇角含笑,正想说点什么,司念转而问,“这次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姜青时大学毕业不久便出国继续念书,去了一年多都没回来。这次突然回来,把司念她们几位好友吓一跳。

    姜青时点头,“老师有个画展要办,我对北城比较熟,回来打打下手。”

    姜青时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虽比不上她德高望重的老师,可要说打下手,那完全是她谦虚。姜青时的画,在国际上拿过不少奖。

    司念又问,“那画展结束后还回去吗?”

    “年后再回去。”姜青时想了想说。

    姜青时这次回国,一是给老师打下手,二是多数课程结束,临近假期,她在那边觉得无聊。

    司念明了,忽然想起点什么,“刚刚在机场接你的是家里司机还是?”

    姜青时知道她好奇什么,直言道,“沈岸的助理。”

    作为姜青时的好友,司念她们自然是知道她在出国念书前就在家里的安排下和一个男人领证结了婚。

    知道这消息时,司念和另一位好友震惊许久。

    虽说她们大学就听姜青时提过,她可以有很多随心所欲的事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买什么也都可以,唯独婚姻不行。

    姜青时没有选结婚对象的权利,她父母是联姻婚姻,她也不会有例外。

    听到这话,司念眨眨眼,“那你回国后第一时间来我这,他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姜青时蛾眉上挑,优雅地抿了口咖啡才说,“谁管他有没有意见。”

    先不说沈岸根本不会介意她回国后不回家这种小事,就算他介意,那又如何。

    她只是嫁给了他,又不是卖身给他。她想去哪就去哪,他管不着。

    司念哭笑不得,“你说得非常有道理。”

    姜青时扬起她那双漂亮潋滟的桃花眼,傲娇道,“那是。”

    两人闲聊着,到姜青时有些疲惫,才去司念休息室休息。

    等姜青时睡醒,两人出去吃晚饭,而后去附近刚开业的酒吧转一转,放松心情。

    刚进酒吧不过半小时,姜青时接到沈岸电话。

    听见手机铃声,姜青时盯着来电显示扬了扬眉,并不着急接通。

    少顷,在估摸着对方要没耐心挂断时,她才慢悠悠接起,“喂,哪位?”

    她明知故问。

    听见她这边传来的喧闹声,沈岸不动声色蹙眉,“在哪?”

    陌生低沉的音色钻入耳朵,姜青时没忍住孩子气地撇了撇嘴,“在酒吧,找我有事?”

    沈岸敛眸,扫了眼房间里摆放整齐的几个行李箱,微微抬起下颌,拉下领带,语气无波无澜,“没事。”

    姜青时脑袋上方冒出一个问号,正想说没事你打我电话干什么,话刚到嘴边,没耐心的人就挂了电话。

    望着被挂断的电话,姜青时不爽地哼了声。

    果然,一段时间没联系,沈岸还是那么令人讨厌。

    腹诽沈岸几句,姜青时正准备进舞池,位置旁边再一次有人不请自来,“美女,一个人?”

    姜青时连个眼神都没给旁边的人,淡声道,“这儿有人。”

    男人轻笑,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从你进来我就在看你,你是和朋友一起来的,但你的朋友在舞池跳舞。”

    姜青时神色一冷,想说那又如何,男人让酒保调两杯酒,别有深意地望着她,“交个朋友?”

    姜青时微哂,“我没有来酒吧交朋友的习惯。”

    男人挑眉,控制不住出声嘲讽,“都来酒吧玩了,怎么还装——”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耳畔有一道清朗的男声插|入,“嫂子?”

    两人顺着声音抬头。

    在看到面前年轻的男人,姜青时明显一愣,“你……”

    来人扬了扬眉,反手指了指自己,“嫂子,我是陆嘉文,你和岸哥结婚的时候我们见过。”

    “……”

    被陆嘉文这么一提醒,姜青时隐约觉得他是有点儿眼熟,她迟疑地点了下头,“好久不见。”

    “嫂子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也没说一声。”陆嘉文是个自来熟的,也看得出姜青时这会需要被“解救”。

    姜青时:“今天刚回来。”

    两人熟络地叙旧,旁边被忽视的男人在听清楚陆嘉文说的话后,便自讨没趣地离开了。

    人走后,陆嘉文问姜青时,要不要去楼上包厢坐一坐。

    这间酒吧是他和朋友投资开的。

    姜青时委婉拒绝,说自己和朋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