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书房的灯光是昏黄的暖色调,虚虚实实地笼罩在两人身上。

    姜青时不太会亲人,她少有的那点接吻经验,都是从沈岸这儿学的。

    姜青时眼睫轻颤,从记忆里搜寻沈岸吻自己的“步骤”。

    她嘴唇微张,含着他的下唇吮吸,而后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往他紧闭的双唇中间探入……

    吻了那么一会,沈岸都没有反应。

    姜青时累了,也有点儿羞恼,这个人是不是过于油盐不进了?她正欲睁开眼往后撤退时,沈岸忽而咬住她的舌尖,将她的舌尖勾住纠缠,把主动权拿回。

    姜青时重新闭上眼,双手盼着他的肩膀,感受他湿润的唇舌。

    她能感受到沈岸的手搭在她腰侧,隔着薄薄的针织上衣,他掌心的温度传来时,她的身体似有电流涌过一般,不受控地颤栗。

    呼吸变得不畅。

    似乎是那样吻有些累,沈岸突然把她抱起,坐在书桌上。

    桌面摆放的文件被推开,掉落在地,却无人在意。

    深秋风大,呼啦啦的风声从外钻入,和房间内的喘息声交叠,有了不一样节奏的起伏。

    从书房回到房间,等风声停歇之时,姜青时已经站不稳了。她脸上挂着泪痕,双颊红得透彻,被沈岸从浴室抱起放回床上时,她一点力气都没有,感觉自己沾床就能睡着。

    事实也是如此。

    姜青时卷着被子阖上眼,在沈岸去浴室收拾期间,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窗户将房间内欢爱后的甜腻气息散得差不多,沈岸才把窗户关上,折返到床侧。

    借着房内亮起的夜灯,他目光灼灼地注视着熟睡的人,有些后悔,他今晚好像将人欺负惨了。也不知道她明早醒来,是不是又不搭理自己了。

    沈岸不知自己在床侧站了多久,直至睡眠很浅的姜青时翻了个身,他才克制地将晦涩视线转开,绕到一侧上床休息。

    听着身边人清浅的呼吸声,近二十个小时没合眼沈岸也睡着了。

    -

    姜青时这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她醒来时,沈岸不意外已经不在房间里。

    她睁开眼清醒两秒,脑海里灌入昨夜在书房胡闹的画面。一时间,她羞愤欲死。

    明明只是想和沈岸道个歉的,怎么就……发展成那样了?

    姜青时正后悔,门外传来脚步声。

    她原以为是程兰馨看时候不早过来喊自己起床的,却没想一抬眼,看见的是穿着剪裁精良黑色西装,眉眼清隽,神清气爽的沈岸。

    对看一眼,姜青时略显诧异,费解地问,“你怎么在家?”

    “……”沈岸脚步稍顿,没什么情绪地瞥她一眼,“不希望我在家?”

    姜青时深觉沈岸有挑别人刺的毛病,她只是惊讶而已,“今天不是周一吗?”

    按照惯例,沈岸这个点应该在公司。

    沈岸知道她在诧异什么,他淡淡,“我刚从公司回来。”

    他早上八点就到了公司,开完周一上午固定的会议后,便折返回来了。

    “?”

    听到这一句,姜青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你落文件在家里了?”

    沈岸:“……”

    他略微失语地看她一眼,岔开话题,“你不饿?”他说,“程姨午饭快要做好了。”

    闻言,姜青时后知后觉,“饿。”

    昨晚运动消耗过大,她刚刚就是被肚子叫醒的。

    看到旁边站着的人,姜青时边起床边想,明明出力的是沈岸,怎么他看起来那么精力充沛,自己反倒是被吸掉气血似的。

    沈岸自诩有洞若观火的能力,可在姜青时这儿,他却常常猜不透,也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譬如此刻。

    她瞧向他的情绪很复杂,但他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

    看到两人一同下楼,程兰馨格外高兴,她笑盈盈地喊姜青时,给她盛汤,又特意强调那是沈岸大早上给她发消息,让她找朋友买的老母鸡,很适合补身体。

    听到程兰馨的话,刚把汤送到嘴里的姜青时不意外被呛得咳了起来。

    “咳咳咳……”她咳着,没注意到沈岸皱起的眉头,“喝慢点。”

    他语气淡淡地丢下一句,听不出温情。

    程兰馨连忙去厨房给她倒水,“喝点水缓缓。”

    姜青时接过道谢,顺势睇了沈岸一眼,心想这都怪谁。要不是他们,她也不至于此。

    大概知道姜青时在不好意思,程兰馨了然一笑,没再继续刚刚的话题,只叮嘱两人喜欢的话多吃点。

    餐厅恢复宁静。

    姜青时和沈岸面对面坐着,低头吃饭。

    吃过饭,沈岸没有在家里多待,出门去公司。

    注意到他走时什么也没拿,姜青时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沈岸不是落了文件在家里,他很可能是特意在午休时间回家一趟。

    至于为什么回来,答案好像很清晰。

    只不过姜青时在揣测沈岸想法上翻过两次车,因而不敢太过自作多情。

    为此,她发动自己的两位“军师”,问她们沈岸在忙碌的周一中午回家,应该不是单纯地为了吃程姨做的午饭吧。

    看到她发出的几条消息,司念和阮萤默契地回了一连串省略号。

    姜青时:「?」

    姜青时:「你们俩输入法坏了?」

    司念:「姜大小姐,有时候我真的很想进你脑子里看看你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这还用问吗?很明显啊,你老公回家就是为了看你,陪你吃饭。你在前,吃饭在后,懂了吗?」

    姜青时眨眨眼:「那这样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原谅我误会他的事了?」

    阮萤忙里偷闲回了一个字:「对。」

    得到好友们肯定回答,姜青时松了口气,心情也有些愉悦。

    她捧着手机,问两人:「你们什么时候有空,一起逛个街?」

    心情好,心情不好,她都喜欢花钱。

    司念:「我今晚都可以,萤萤呢。」

    阮萤:「我不行,我要周末才有空,你们俩可以先约。」

    姜青时想了想,和司念约好晚饭到阮萤工作的电视台附近吃。阮萤没有逛街的时间,但是抽空和她们一起吃顿晚饭的时间还是能挤出来的。

    三人约好,姜青时便上楼换衣服,先去司念咖啡馆喝咖啡。

    -

    另一边,沈岸在百忙之中回家吃午饭的结果就是,他连半小时的午休时间都没有。

    连续处理了好几份文件,又开了个简短会议回到办公室,沈岸眉眼间已然有了倦意。

    冯项明跟在他身侧,等他坐定才问,“沈总,我给您泡杯咖啡?”

    沈岸摘下眼镜搁在桌面,抬手捏了捏鼻梁,正要答应,一侧静静躺着的手机有微信消息提醒。

    下意识,两人都看向那部黑色手机。

    沈岸脸上有一秒的讶然闪过,而后拿起手机点开,是姜青时发来的消息,问的问题和冯项明大差不差:「我在咖啡馆,你下午喝咖啡吗?」

    沈岸将这条消息看了几遍,眉目沉敛:「嗯」

    回完他等了一分钟,对面不再有动静传来。一时间,沈岸也不知道姜青时是什么意思。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跟冯项明说,“不用,你先出去。”

    与此同时,看到沈岸冷冷淡淡的那个“嗯”字,姜青时略略纳闷,这人是不是过于惜字如金了。

    她撇撇嘴,将对话框摆到司念面前,“喏,你看他回的。”

    问沈岸喝不喝咖啡这事,是司念的提议。

    姜青时到咖啡馆坐下后,就和司念聊起昨晚回家吃饭的事。

    聊完,司念深觉沈岸人挺好的,他不单替姜青时把爸妈的催生挡了回去,连她不知道他生病这事,也没有过多的和她计较。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沈岸这个老公做得很称职。

    姜青时也知道司念说得很有道理,也正是这样她昨晚才会毫不犹豫地找他道歉。

    为此,她还付出了“惨重”代价。

    每每想到这,姜青时的脸都不由发热。她正准备岔开这个话题,分析学家司念忽而蹦出一句,“我觉得沈岸对你还蛮特别的。”

    姜青时想也没想反驳她,“哪有?”

    司念:“怎么没有?从你刚刚的转述,包括他替你找借口掩盖你偷偷跑回国这几件事情来看,我直觉他对你的感情不一般。”

    “……”

    听到这话,姜青时嗯哼一声,提醒司念,“我们俩是联姻夫妻,他对我要真跟其他人一样,那也不合理吧?”

    司念被她的话噎住,直觉没那么简单。可就当下这会,她又找不出更有力的证据。

    两人无声僵持片刻,司念提议:“要不你问问沈岸喝不喝咖啡,你去给他送杯咖啡?”

    沈岸公司离司念咖啡馆只有六公里距离,不远不近。

    姜青时不解:“我为什么要去给他送咖啡?”

    司念总不能说她觉得这两人有发展前景想助攻吧,她眨眨眼,理直气壮地说,“他中午都特意回家陪你吃饭了,你去公司给他送杯咖啡当作礼尚往来啊。”

    姜青时:“……没有这个必要吧。”

    司念:“我觉得有,沈岸能堵你爸妈的嘴,我觉得你以后需要仰仗他的地方还很多。”

    其他不论,但最后这句话说得很对,更是说到了姜青时心坎。

    因此,她给沈岸发了消息。

    ……

    看到沈岸的回复,司念的看法和姜青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异星直播:你管这叫打工仔?斐波那契芒 一气朝阳 香江风云1980竹叶糕 武道长生从内丹术开始黑源白 万能书屋 文学之泉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凝聚阅读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我本无意成仙最新章节 暖陽阁 我拍摄走进科学,被全网追杀!txt下载 我的玩家好凶猛帅犬弗兰克 儒剑仙七月未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