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两人面对面站着,女人神色着急地在说点什么,距离不远不近。

    沈岸单手插兜,眉目低敛,似在认真倾听。

    好一会,等女人说完仰头看向他,沈岸轻点了下头,开了口。

    距离太远,又有车窗玻璃遮挡,姜青时无法分辨沈岸说了什么,但能看得出沈岸的话比和她在一起时要多得多。

    等两人结束对话离开,姜青时无意扫了眼中控发现,沈岸和那个女人居然聊了五分钟之久。

    而她,竟也无聊地看了五分钟。

    意识到这一点,姜青时在心里鄙视自己两句,在两人转身背对她这端时,踩下油门离开。

    沈岸的公司她今天会去,之后大概率也不会再去。

    与此同时,走到公司门口的沈岸下意识停下脚步,转身回头。

    注意到他的举措,跟在他一侧的李清月拽着包带,有些紧张地抿了抿唇,“怎么了?”

    沈岸抬眼,瞧着不远来来往往的车辆,皱了下眉,“没怎么。”

    他看了眼过度紧张的李清月,低声道:“走吧。”

    李清月嗯了声,犹豫几秒道,“沈岸。”

    她看着面前的人,眼眸微闪,鼓起勇气说,“我还是不进去了,下……下一次吧。”

    沈岸稍顿,没有多问,“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李清月拒绝他,往后指了指,温声道,“不远就是地铁口,我坐地铁回去就好。”

    沈岸知道她的个性,轻点了点头,“有事给我打电话。”

    李清月挤出笑脸,难得玩笑道,“希望不会再有事过来麻烦你。”

    说完这话,她转身离开。

    沈岸也没在楼下多待,他还有公事要忙。

    回到办公室,沈岸把李清月拜托他的事交给冯项明去处理,便进入到繁忙的工作状态。

    -

    晚上,沈岸有个饭局。

    他到饭局时,包厢里的人已经到齐了。

    “沈总来了。”有人笑呵呵地唤他,脸上是有些虚伪的笑。

    沈岸轻颔首,到主位坐下。

    生意上的饭局,最开始的话题还算正经。但渐渐地,被酒意促使的,管不住自己大脑和嘴巴的人,总会把话题和低俗两个字扯上关系。

    有人带了女助理女秘书,也有人话里话外都是那档子黄色事儿。

    沈岸听着,未有搭腔。

    蓦地,有人喊他,“沈总,晚点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沈岸微微抬眼,冷声拒绝,“不了,我还有事。”

    “沈总能有什么事?”另一位喝了点酒的人不小心把实话说出口,“你老婆又不在国内。”

    “别瞎说。”包厢里的知情人士提醒,“沈太太在国内。”

    “哦?”有人好奇,笑呵呵地八卦,“沈总,姜大小姐什么时候回国的?”

    沈岸没搭腔。

    那人瞅着沈岸神色,以为他是不愿多提姜青时,又借着酒精上头的借口,说话更为大胆了一些,“沈总跟我们一起去吧,姜小姐就算在国内也奈何不了你什么,难不成她还会跟你计较这些?”

    说到这,那人想起点什么,告诉众人,“对了,我前段时间在江城遇到沈总岳父了。”

    他自顾自说着,也没注意到沈岸沉下去的脸色,看笑话似地感慨,“那小男孩长得比姜小姐更像他,也不知道沈总丈母娘看没看……”

    “哗”的一声,那人话还没说完,包厢其余人也都还没反应过来,沈岸手里的一杯酒泼出,精准地泼到那人脸上。

    众人皆是一愣。

    那人反应过来,“沈岸。”

    他猛地站起来,怒视指责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沈岸神色冷峻地从椅子上起身,目光微冷地落在那人身上,警告道,“王总,你刚刚说的这些话别让我再听到第二次。”

    再有第二次,他就不单单是泼一杯酒这么简单。

    名叫王总的人提着一口气想和他辩驳,被其他人制止。

    沈岸冷嗤,环视看了一圈其他“酒醒”的人,虚虚点了下头,“还有事,大家随意。”

    “……”

    从包厢离开,冯项明跟在沈岸身侧,大气都不敢喘。

    走至会所庭院,沈岸把烟掏出,又突然想起姜青时最不喜欢别人身上的烟酒味,默不作声收了回去。

    “沈总。”冯项明知道刚刚包厢里的事,压着声道,“今晚这事是我的问题,我不知道王总会胡言乱语。”

    沈岸双手插兜,等冷风吹过醒了醒神才说,“取消和王家的所有合作。”

    冯项明微微一哽,试图劝阻他,“这个时候取消——”

    他想提醒沈岸,这个时候取消已经投入的合作,公司损失会很大。

    岂料他刚提,就被沈岸冷冽的眼神给压了回去。

    冯项明讪讪,只得在心里叹气,“好的沈总,我晚点交代下去。”

    沈岸嗯声,让冯项明给司机打电话,让他过来。

    深秋的北城冷风阵阵。

    坐上车,沈岸把车窗降下,意图将刚刚在包厢里沾染的烟酒味全数吹散。他低敛着眼睫靠在椅背,阖上眼休憩。

    可一闭上眼,耳旁便不受控制地响起包厢里的事。

    沈岸并非不知道自己岳父那档子荒唐事,只是他无权干涉太多。同样的,他也知晓丈母娘给姜青时施压,希望两人早早生个孩子的原因。

    姜青时心里也很清楚,她知道自己有个同父异母的,年龄很小的弟弟存在。

    想到姜青时,沈岸睁开眼,点开手机。

    或许他今晚也有些酒精上头,他拨通了她的电话。

    -

    沈岸来电时,姜青时正在楼上的瑜伽房做瑜伽。

    下午到家后,她便让按摩师上门做了个全身spa,让身体得到放松。折腾完,她又在房间里睡了一会。

    到晚上,程姨高兴她要吃饭,兴致勃勃地给她做了不少好吃的。

    姜青时平日里对自己要求很高,她很爱美,也很怕自己变丑,因而在吃的方面较为控制。可有些时候,她又架不住肚子里的馋虫。

    想当然的,她晚上吃多了。

    意识到这一点,姜青时只能认命地上楼做运动,试图减轻些微罪恶感。

    看到沈岸来电,她意外地挑了下眉,而后慢慢悠悠地接起,“喂?哪位?”

    “……”

    沈岸抬手按了按酸涩眉眼,嗓音微沉,“是我。”

    姜青时对着不远处落地窗撇撇嘴,没什么情绪地哦了声,“沈总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

    姜青时这话问得不太合适,她和沈岸是夫妻,沈岸就算是没什么事,也能给她打电话。

    可莫名的,她这会就想阴阳怪气他一下,让他不痛快。

    沈岸听出她话语里的挖苦,却并没有要和她计较的想法。

    他偏头看向窗外鳞次栉比的路灯,静默几秒问,“你在做什么?”

    “?”

    问题过于突兀,姜青时愣了下才回答他,“我在瑜伽房。”

    沈岸嗯了声,脑海里不合时宜地浮现出她柔软的,曼妙的身材曲线,喉结滚了滚,没再吭声。

    两端陷入片刻的安静。

    姜青时看了眼还没挂断的电话,眉头一拧,盘腿坐在瑜伽垫上,“沈总,还有别的事吗?”

    这人给自己打电话,不会就为了问一句她在做什么吧?

    沈岸默了默,“有。”

    姜青时讶然,“什么?”

    沈岸忽而瞥见不远亮着灯暖色灯光的小店,问她,“要不要吃夜宵。”

    姜青时一懵,“你说什么?”

    沈岸颇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吃不吃夜宵?”

    “……”

    如果是没吃饭的晚上,姜青时或许会答应他,但今晚她吃得够多了,再者她这会也不是很想和沈岸一起吃饭。

    因此,她没有过多思考地拒绝他,“不要,会长胖。”

    听到她拒绝的话,沈岸语气一如既往,听不出一丁点儿失落,“好。”

    姜青时迟疑:“……那挂了?”

    挂了电话,姜青时放下手机,继续练瑜伽。

    但不过片刻,她又隐隐觉得今晚沈岸的情绪不太对,他们夫妻俩的关系,还没到会约对方出去一起吃宵夜的地步。

    思及此,姜青时想到下午在沈岸公司门口看到的那个女人,她禁不住猜测——沈岸今晚这反常的举动,不会是跟那个女人有关吧?

    想到那个女人,姜青时觉得胸口闷闷的,不太痛快。

    没了锻炼的心思,姜青时不再勉强自己,她拿起手机走出瑜伽房,去楼下休息。

    刚到一楼,她便听见院子里响起的车声。

    很自然地,姜青时往外看了眼,看到沈岸的座驾。

    姜青时盯着,还没回过神来,沈岸已然推开门进屋。

    看到她穿着修身的瑜伽服站在客厅,纤腰楚楚,脸颊上浮有运动过后的红晕,沈岸有几秒的顿然,不动声色地挪开视线,“练完了?”

    “你不是要去吃夜宵?”

    两人一起开口。

    话音落下,客厅有霎时静谧。

    少顷,姜青时注意到沈岸很轻微地挑了下唇,“你不是不吃?”

    姜青时微怔,心口似有异样流淌。

    她不自然地抿了下唇,含含糊糊嘀咕“……我不吃,又没有拦着沈总去吃。”

    沈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昆仑山看大门百度网盘 长夜君主免费阅读 离笙文学网 超维武仙免费阅读 情念阁 文学之道 创意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大蛇长生免费阅读 人在斗二,开眼万花筒全文阅读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板斧战士 失憶文学网 执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