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衍】、【生育】、【创造】等圣位权柄将死亡法则转化扭曲,宛如阴阳鱼一般缓缓旋转,反而令概念层面的五爪金龙更加强健。

    屹立虚空的赵胤舜冷眼看着这一切,不屑的嗤笑一声,目光移向遥远的【青龙京】,抬起脚尖,刹那间消失在原地。

    撕裂时空,一步抵达万里外的宏伟都城。

    正当赵胤舜张开五指,准备启动城市内的神州结界枢纽,他的动作忽然一顿,凝重抬头望向天际。

    苍穹顶部,一颗微型金色太阳破开云层徐徐降落,绽放出亿万豪光。

    温暖柔和的圣光铺洒整个天地,甚至将暗红色的血云净化,变成了洁白云朵。

    恍忽间,整个世界都回荡起圣洁空灵的呢喃,仿佛亿万人的歌声层层叠叠在云层中回荡,天空中降下虚幻洁白羽毛,整个世界都随之颤抖。

    就在徐徐下降的“太阳”核心,一名熟悉的人影张开了十二支宽大纯白羽翼,一圈炙热璀璨的金色光环悬浮在她头顶,用怜悯又冷漠的目光俯视大地。

    “【圣灵】尹瑞丝……”

    连你也被【异化】了么……

    望着少女纯金色的眼眸,赵胤舜唏嘘长叹一声,察觉到了那炙热圣光下的一缕扭曲黑暗。

    很快收敛好了情绪,白衣少年握紧手里的神剑,复杂的眼神变得冰冷而决绝。

    但悬浮在天际的十二翼炽天使并没有主动攻击,而是取出了一个华丽古朴的号角,吹出响彻天地的悠远低鸣。

    呜~~~~~~~~

    音波顺着大气层蔓延,一切有形之物齐齐颤抖,仿佛看到了毁灭阴影笼罩众生。

    天使吹响号角,世界迎来终焉!

    察觉到邪恶的密仪开始启动,赵胤舜蹙起眉头,凝重的环顾四周。

    一个个气若渊海的身影悄然凝结成型,每一个都散发着圣位的威严神光。

    数以百计的圣人屹立云端,但眼底深处都涌动着扭曲诡异的贪婪黑光。

    “圣哉!圣哉!圣哉!”

    “吾主,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您并圣城重返星球,降下末日审判!”

    咏叹调般的邪恶呢喃响彻天地,深层维度中忽然传来一股钻心剧痛,一口粘稠如同原油的乌血从赵胤舜嘴里喷出,在离体的瞬间就化作漫天黑暗粒子,飞快飘向天际。

    心生感悟,白衣少年缓缓抬头,宇宙深处一颗细小的黑点瞬间膨胀成直径几十万里的恐怖黑洞,而在黑洞中央,一座古老神秘的金字塔缓缓具现。

    “强行发动登阶密仪挣脱我的束缚,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啊……凯普特……”

    低声呢喃中,赵胤舜看向身侧不远处,一个优雅雍容,西装革履的中年白人跨越时空,微笑着对他脱帽行礼。

    “敬爱的大兄,我是【贪婪】,不是【傲慢】,我讨厌风险,厌恶损失,我可不会像你一样,不惜陨灭也要追求完美。”

    抬起头颅,令人不寒而栗的诡异黑光在凯普特眼中蠕动,贪婪怨毒的打量着不远处的少年。

    “你太完美了,完美到我动用整个世界的力量都无法杀死你,就跟着该死的国度一样……”

    视线越过赵胤舜,凯普特的目光扫过神州大地,眼底闪烁着扭曲疯狂的恶毒诅咒。

    许久之后,他的目光才重新移回赵胤舜脸上。

    “为了防止你和该死的【龙】放大损失,我只能放弃最后的【利益】了。”

    闻言,赵胤舜不由自主撇了撇嘴。

    稍微见势不对就全力碾压,一点发育的机会都不给,身为最终大BOSS,一点耐心都没有……

    似乎察觉到了少年的情绪,凯普特从怀里取出一根东方式的卷轴,似笑非笑的扬了扬。

    “猜猜这是什么?”

    目光扫过卷轴上古朴玄奥的神性云纹,赵胤舜无奈长叹一声。

    “【封神榜】。”

    “没错,【封神榜】,不过,我更喜欢称它为【账单】。”

    “记录了你们借取我力量的【账单】,现在,让我看看你该欠我多少【钱】?”

    舔舔嘴唇,凯普特兴奋打开【封神榜】,收束的大道瞬间展开,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天骄圣徒齐齐一震,心中涌起了不详的预感。

    冥冥中,他们似乎感应到某种无形的力量侵蚀己身,窃取占据了他们最珍贵的本源性。

    然而,兴奋癫狂的笑容在凯普特脸上缓缓消失,他看看手里的榜单,又看看不远处的白衣少年,视线来回移动,俊美邪异的五官逐渐皱成一团。

    “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

    “从觉醒到封圣,短短不到十年时间,你怎么可能没有借取我的力量?!”

    爆绽的青筋在凯普特脸上蔓延,令人心寒的疯狂神性肆意喷涌,如同爆发的火山一般覆盖方圆数千里。

    “该死的小偷!”

    “窃取了我的力量,你还不认账!”

    择人而噬的暴怒眼神死死盯着白衣少年,仅仅是视线的接触,赵胤舜都能感受到近乎失控的疯狂。

    看来……被迫启动晋升密仪对她也并非全无影响……

    至少【暴怒】神权他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赵胤舜不动声色观察着敌人,但很快凯普特脸上的青筋就逐渐隐去,扭曲畸形的五官一点点恢复正常。

    “抱歉,有点失态了。”

    充满歉意的抚胸行礼,凯普特合上手里的【封神榜】,幽幽长叹一声。

    “真是太遗憾了……”

    “薇尹德。”

    伴随着轻柔呼唤,一名身穿幽紫色华丽长裙,美艳到不可直视的妖异人影在凯普特身边凝聚,亲昵挽住他的手臂。

    “按照您的命令,我已度灭三佛,【戒律】再也无法阻拦我们扩张了。”

    “很好,【破戒】之后,【瘾】将再无天敌,你距离十阶只有一步之遥……”

    双手捧起妩媚女人的脸庞,凯普特温柔看着她的眼睛,双手缓缓加力。

    感受到恐怖的神性将自己笼罩,薇尹德面色剧变,张口欲言,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毁天灭地的神力被完全禁锢,她只能像个柔弱的女人一样用自己的指甲在凯普特手背上留下一条条深深血槽。

    无视她徒劳的挣扎,凯普特像是搓揉画卷一样将她一点点扭曲,爆溅的血肉骨骼变成无穷无尽的金币瀑布喷涌而出,飞快在大地上堆出一座灿烂金山。

    “唉……没有吃到大兄真是太遗憾了,我只能用你来补全最后的【利益】了。”

    唏嘘呢喃中,血肉内脏全部被挤出,薄薄的人皮在凯普特手中卷曲,一点点缩小,炼化成一根熟褐色的漂亮雪茄。

    将雪茄含在嘴里,凯普特深吸一口气,雪茄顶部无火自燃,发出亮红色的火光。

    九阶巅峰神权吸入体内,亮红色的血管从凯普特颈脖向上蔓延,如同树根一般遍布整个脸面。

    像是有滚烫的岩浆在血管内流动,炙热的红光宛如蚯引一般在皮下蠕动扭曲。

    呼~

    直到凯普特喷出一口澹澹青烟,他脸上根根爆绽的血管才逐渐暗澹下去。

    “呼~过瘾!”

    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把玩着灿烂金币,凯普特看向不远处沉默不语的少年,眼中再次浮现出疯狂扭曲的黑光。

    “敬爱的大兄,你竟然看着我吃掉了一个巅峰圣人无动于衷,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因为那玩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吃掉她,我就只需要杀你一个就行了。”

    澹澹的话语让凯普特一愣,过了许久他才发出夸张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你啊,我的大兄,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依旧那么的【傲慢】。”

    “到底是谁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能杀死……呃……”

    疯狂的大笑戛然而止,凯普特不敢置信的缓缓低头,看着从胸口贯穿而出的炙热长剑。

    剑身上的圣炎熊熊燃烧,凯普特僵硬的转过头去,看到一双纯金色的冰冷眼眸。

    “Eress,I''your father……”

    呲~

    毫不留情的抽出圣剑,尹瑞丝平静的摇头。

    “父在我心中。”

    悲伤震惊的眼神徐徐平复,凯普特欣慰的抿抿嘴。

    “尹瑞丝,你终于长大了。”

    言罢,西装革履的身影被膨胀的圣炎笼罩,逐渐炼化成鸟鸟青烟。

    握紧圣光四溢的神剑,背生十二翼的炽天使看向一旁的白衣少年,发现他的目光中竟然带着一丝悲悯。

    张口欲言,但还没等她问出口,一只恐怖的大手从她胸口穿出,五指紧紧攥着一颗纯金色泽的心脏。

    如同液态黄金般的血液喷涌而出,残忍的大手撕裂伤口,几乎将尹瑞丝的胸腹完全破开。

    像是一个寄生的怪物,浑身沾满鲜血的凯普特一点点从尹瑞丝胸腔中钻出来,兴奋癫狂的看着手里的金色心脏。

    “至善至纯,金子般的心脏,我亲爱的女儿,你终于长大到可以吃了……”

    张开大嘴,凯普特将黄金心脏塞进嘴里,宛如蟒蛇一般吞咽入腹。

    在他身后,尹瑞丝眼底的神光彻底陨灭,身体不受控制的缓缓坠落,十二支洁白羽翼不断分解,最终彻底融化成漫天的金币雨洒向大地。

    与此同时,凯普特领口处充满异域风情的波洛十字架领带上,一个栩栩如生的少女逐渐成型,被痛苦的钉在十字架上。

    “圣子、圣父、圣灵三位一体,我是全,亦是一,我就是——【上帝】!”

    十字架领带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修仙从拒绝女修开始常世 相惜阁 【快穿】病态BOSS心尖黑月光 我可不是侦探在线阅读 年代: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全文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全民游戏:开局变卖家产全文阅读 太子妃退婚后全皇宫追悔莫及免费阅读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奋斗的熊崽 恋你文学网 亡暮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