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

    在现世, 蒋莲就是利用蒋乔对虾肉严重过敏这一点,将蒋乔至于死地。因此蒋乔刚刚穿进来时,是十分抵触虾肉的, 一看到有鲜虾这种, 必然是要叫宫人拿下去的。

    如此几次之后,蒋乔就听见了锦瑟的嘀咕:“主子从前还是挺喜欢吃虾的, 怎么进了宫反倒是不喜欢了呢?”蒋乔结合着这句话, 再回忆起原主从前的日常,总算是弄清楚:原主的这具身子,对虾不过敏。为着不脱离人物性格, 蒋乔开始慢慢习惯吃虾,如今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了。

    是以蒋乔大大方方地叫梧桐传这个消息出去, 好试探是否是蒋莲也穿了进来——凭着蒋莲的性子, 有了娴修媛在后头襄助, 知晓自己的堂姐、正怀有身孕的明昭容也有可能被蒋乔穿进来,真正的蒋莲必然会按捺不住、找准机会来试探的。

    蒋乔这样想着, 眼中划过一抹冷笑:正如蒋莲当年所讲,自己食用东西爱蘸醋的毛病多年不改,才落得被她算计的下场。但蒋莲急躁冒进的性子,可也是多年不改的,不晓得会得到一个怎样的下场呢?

    当时蒋乔刚刚穿进书中,只看着进宫这一条无路可选、险阻重重的道路,她决定放下对蒋莲无用的恨意。在这个书中世界好好活下去。可如今, 蒋乔身怀六甲、高居九嫔之位, 得到永宣帝格外用心的照拂, 除了娴修媛这个不安因素外,几乎没有可担心的事情。这个时候, 蒋莲偏偏也有可能传进了书中。

    面对这个为自己报仇雪恨、了却心刺的机会,蒋乔微微地扬起了嘴角,在心中喃喃道:“当真是老天有眼呀。”

    那边梧桐应声下去,锦瑟就带着一脸疑惑地模样开了口:“娘娘,请恕奴婢多嘴一问——您分明是不讨厌用虾肉的呀?”

    茗夏看了眼蒋乔,见对方神色仍是倦怠,就抢着答了锦瑟的问题:“你自己且想想看,娴修媛想捧起蒋家的人来恶心娘娘,怎么不选美貌的大小姐、不选那些个更有仪态气质的蒋家小姐呢?”

    锦瑟凝神想了想,开口道:“依着奴婢看,一则是蒋莲是外室女,皇上在宴会上未曾见过,说不定初次见面,想不起她罪奴的身份,为侍寝多了一层保障;二则蒋莲身为外室女,指不定从她姨娘身上很学会了一些狐媚法子,能勾得住皇上的心;三则,就是那蒋莲是个野心勃勃的,抢在其它蒋氏女子面前应了娴修媛。”

    “不错,锦瑟你虽然反应事情仍要锻炼,但分析起来已经是一处错漏的没有了。”茗夏对自己给锦瑟开小灶的结果颇为满意,笑道:“主子故意给了一个错误的消息出去,还是有关主子喜好的,估计是要看看那位蒋莲姑娘,会不会借此来试探咱们永熙宫,甚至妄想对娘娘下手。”

    锦瑟瞬间恍然,转头向蒋乔请示道:“娘娘,那一旦蒋莲露出那个意思,奴婢要不要”

    蒋乔仍旧将双手护在小腹之上,闻言抬起了眼帘,摇头道:“自然是可以直接出去的,但没有那个必要——一来会打草惊蛇,叫娴修媛惦记上永熙宫,二来且看看蒋莲有什么手腕吧。”在心里,蒋乔默默补全了第三点:三来,直接捏死蒋莲虽好,但她素知蒋莲的性子——死在希望即将到手的那一刻,对蒋莲才最是痛苦不堪。

    想起自己那是窒息般的苦痛,蒋乔下意识地攥紧了身下的被子:不仅要血债血偿,她所尝过的滋味,也要一一还给蒋莲才对。

    “娘娘喝了药,休息吧。”茗夏有些敏锐地察觉到蒋乔的些许不多,向蒋乔递上了已经凉到温热的安胎药,柔声说道。

    蒋乔微微一惊,回过神来,接过安胎药,直接一口闷了下去。黑色的汤汁极为苦涩,直接将蒋乔给苦清醒了:虽然要报复蒋莲,但切莫为此乱了心神,动了胎气,叫这个孩子受罪才好。

    “今日不用蜜饯了。本宫困极了,直接服侍本宫睡下吧。”蒋乔拒绝了锦瑟递过来的蜜饯拼盘,只是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下茗夏和锦瑟的服侍下去午憩了。

    茗夏和锦瑟熄了声响,轻手轻脚地退了出来。

    “娘娘最近口味不加,但是肚子显怀得倒是很快。”茗夏看过当年德妃和恭妃怀孕的时候,此刻不由感叹了一下。锦瑟年纪小,对于怀孕之事半懂不懂,只好跟着懵懂点头。

    ————————

    自从收了德妃的谢礼之后,梧桐就又多了不少亲亲密密的兄弟姐妹,要精准散出去的消息,就如同随风飘散的梧桐叶子一样,转眼就到了蒋莲的耳朵里面。

    蒋莲听完了两个浣衣宫女的碎嘴,没听见似地从旁边走了过去,将一大盆衣裳放在了水儿的脚边。

    “还有这么好些呢,我可得赶紧洗完,去照顾母亲才对。”蒋莲轻轻蹙起细长的眉毛,微微下挂的嘴角抿起,整张脸上就都带上了欲泪不行的楚楚可怜。

    水儿听见了蒋莲的嘀咕,看了一眼那一大盆衣裳,直接皱眉道:“你都被新的嬷嬷收为义女了,怎么西德衣裳比从前还多了呢?定然是有人背着嬷嬷特意刁难你呢!你先将衣裳放在这儿,我带你去找嬷嬷说理去!”

    蒋莲赶紧拉住了性子火爆的水儿,眼中眨了眨,落下一滴泪来:“水儿姐姐,你可别去。嬷嬷虽然收了我为义女,但是告诉我要安分守己来着。”说完这话,蒋莲抹了抹那一滴泪水,笑着提起一件衣裳要开始洗:“正所谓吃亏是福、能者多劳嘛,我多洗一点也是没有什么的。”

    水儿自然是看不下去,当场就抢过蒋莲手中的衣裳:“我昨晚听你母亲咳嗽了一晚上呢,可见是病情又加重了——横竖我力气大,这边的东西就我帮你洗了,你赶紧回去照顾你母亲要紧。”说到这里,水儿忽然红了眼眶:“我母亲在我小时候也是一直病着的,只可恨我贪玩,没有好好在窗前照顾母亲。蒋莲妹妹,你可不能和我一样后悔才是。”

    蒋莲似乎颇受感动,握住了水儿沾着洗衣水的双手,郑重点头道:“姐姐放心,我必然会牢记姐姐的教诲的。等来日我若是能飞黄腾达,必然不会忘记姐姐对我的恩德。”

    水儿被蒋莲真诚的目光注视,一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正要开口,就听蒋莲说道:“欸,说起来,明日就是小成子来找姐姐的时间了吧?”

    听到蒋莲的话语,水儿的面颊和耳朵忽然就红成了一片,着急忙慌道:“妹妹小声一些,别叫旁人给听到了!”

    蒋莲的眼底快速划过一抹精明的算计:“姐姐放心,旁人又没有长顺风耳,哪里就听到了。就是姐姐,能不能叫我见一见小成子,好给姐姐把一把关?”

    “妹妹放心,小成子和我一块儿入宫,对待我可是极好的,绝对是真心的!”水儿面上含羞,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水儿姐姐相信小成子,我当然是放心的。”蒋莲按下口中对水儿相信真情的嗤笑,柔柔道:“只是凡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见一见小成子,给姐姐把一把关,也算是为姐姐做一些事情。不然姐姐照顾了我这么多回,我却无法报答姐姐,当真是遗憾不已。”

    水儿最见不得旁人含泪的模样,当下就对蒋莲点了点头:“好了好了,叫妹妹把一把关就是了——妹妹快回去照顾母亲吧。”

    蒋莲乖巧点了点头,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朝着房间那边走去。等走出了水儿的实现范围内,蒋莲将捂着脸的袖子一放,面上俨然是神色如常。

    一口气将两天的衣裳给交了出去、得到了见小成子的机会,蒋莲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

    明昭容讨厌吃虾肉,是单纯地不爱虾肉的味道,还是对虾肉过敏、又不想旁人知道自己这个弱点,才说出的借口呢?

    蒋莲眯了眯眼,楚楚可怜的面上忽然就沉了下来:姐姐呀姐姐,若真的是你,那凭什么同样是穿越,你是高高在上的妃嫔主子,我却只能做一个浣衣局的罪奴呢?

    这身份,应当换一换才对。

    蒋莲一边走着自己新认的义母教给自己的仪态莲步,一边哼起了小曲:上回御膳房的一位小公公过来送御膳房全体宦官的换洗衣裳,可是见了她就走不动道了呢,如今倒是可以利用起来。

    蒋莲虽是自有打算,但一举一动都由义母层层上报,汇报给了娴修媛。

    “随着她去吧,横竖就是一个闲棋罢了。”娴修媛仍旧是看着账簿,懒懒道:“若她被明昭容发觉,那就是莽撞的蠢货,死不足惜。若是她是想讨好明昭容,那这样三心二意,直接除掉就行。”

    “若是她意在对明昭容不利,那要是得了手,本宫自然喜闻乐见。”娴修媛挑了挑眉,轻笑道。

    作者有话要说:

    小成子:虽然我戏份少,但我也是永熙宫的一员!在娘娘刚进宫不久就跟着伺候了,可是资历深厚!(骄傲脸)

    第一百一十二章 ·

    翌日, 茗夏轻悄悄地推开永熙宫正殿的窗扇,却不妨眼前突然出现梧桐吐着舌头的鬼脸。

    “你这丫头,真真是惹人厌烦!”茗夏险些惊叫出声, 随即就咽下了喉中的惊呼, 戳了戳梧桐的额头:“也不怕惊扰到娘娘的好梦!”

    梧桐“嘻嘻”一笑,隔着窗子抱住茗夏的胳膊轻声撒娇。

    茗夏无奈地看着梧桐闹, 旋即想起一件事情:“说起来, 你昨日和娘娘汇报的时候,似乎说了是小成子带你去的浣衣局?”

    梧桐脱口而出:“自然啦,毕竟小成子常常去浣衣局, 早就和那边的宫人们打成一片了。”

    “小成子在浣衣局有熟人么?怎么总是往浣衣局那边跑?”茗夏眼神一凛:“如今娘娘有孕,咱们就更是要警惕!他这一天天往浣衣局跑, 若是被旁人发现, 借此嫁祸咱们永熙宫怎么办?”

    “你且将小成子给带过来, 我好好地嘱咐它几句。”茗夏想起小成子时时不离身的香囊,心中有了几分想法, 但仍是在面子上为小成子留了颜面。

    梧桐果然未曾往其他的方向想,只当是茗夏为着主子格外警惕,蹦跳着去唤小成子了。

    小成子自认自己做事勤勤恳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