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乔不急不慌地步入内室,简单扫了一眼:两个明间,两个暗间。

    两个明间一个用于白日待客,靠窗的一个是用膳或者进行娱乐活动;两个暗间,一个用作卧室,一个用来沐浴,彼此间用多宝阁或者大扇的屏风隔开。

    家具装饰也已经摆放好,做工精细,是蒋乔喜欢的典雅内秀的风格。

    蒋乔屋子两侧有两个侧屋,靠里的作为茶水间,靠外的就是宫女宦官上夜值班或者白日轮班休息的地方。

    宫人们则住在院子最里面的一排小屋。

    大晋后宫等级分明,正一品皇贵妃鲜少有人,余下从一品到正三品,从三品到正五品,从五品到正七品,从七品到从九品,每一大级的待遇都不一样,集中体现在伺候的宫人数量和菜肴数量方面。而里面每一小级的区别则体现在每月份例、过年赏赐、菜肴质量等方面上。

    蒋乔是正六品小仪,有两位一品贴身宫女(殿中省定好谁是掌事宫女),一位一品宦官,四位二品宫女,两位二品宦官。

    后头总共六个小房间,最里头的是给蒋乔用作小仓库,剩下最大的房间自然分给茗夏和锦瑟住,李禄占着一间。剩下三个小房间,给二品的宫女宦官平分,两人一间。

    三品粗使宫人是一整个咸福宫里共用的,睡在比咸福宫后殿还后面的大通铺里,不必来向蒋乔请安。

    蒋乔在上首坐定,看着自己整洁大气的屋子,不由感叹:难怪宫中人人都要向上爬,谁愿意和别人共挤在一间小屋子里头,又有谁不想做被伺候的主子呢?

    锦瑟则贴心地端上茶水,还留了一盏给茗夏。

    “主子,方才奴婢清点好了下带进宫来的行礼。银票等物奴婢亲自藏在卧室里——没让李禄看见,胭脂首饰头面都装在梳妆台里,衣物也都在柜子里放好了。剩下的摆件,奴婢瞧着屋里没地方放,就和布料一起,收到库房里去了。”锦瑟在蒋乔耳边汇报,她也觉着李禄不安分,没让李禄经手重要东西。

    锦瑟又瞧了瞧蒋乔面上的镇定和隐带的威严,感觉先前蒋柯找她时,有一点说错了:小姐已经长大了,不像从前那样单纯,任人欺负了

    蒋乔颔首,表示知道了。而后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抬首看去,面前请安的众人还保持着半蹲请安的姿势,面容低垂。

    蒋乔看不见他们面上的表情,也分不清谁会是许太后的眼线。

    以后慢慢看吧,不忠心的人,总会露出自己的马脚。

    蒋乔轻轻呼出一口气,算好时间,叫宫人们起身:“都起来吧。”

    见李禄仰起带笑的脸,就要凑上来说好话,蒋乔赶忙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你们既然分来伺候本嫔,就该清楚谁是你们的主子。”

    “本嫔自认不是那等欺压宫人、随意打骂的主子,只要你们安分守己,不起异心,不嚼舌根,本嫔自然会好好对待你们。”说到这,蒋乔眉眼下压,整个人气场都显了出来:“反之——本嫔绝不会轻饶!”

    整个小院都静了一瞬,李禄精明的眼中,也划过几分惊诧。

    最后是茗夏从蒋乔身边走到宫人面前,俯身行礼:“奴婢谨遵主子教导,势必效忠于主子。”李禄等人回过神来,赶紧附和。

    蒋乔点头:茗夏果然聪明,这一举动既向她表了忠心,也在宫人面前起了领头作用,隐隐稳固了掌事宫女的地位。

    恩威并施,施完威,接下来就是给甜枣了。

    蒋乔示意锦瑟上前,又给了茗夏一个荷包:这样合心,茗夏值得两个最高级别的荷包。

    “都进来介绍一下,给我认认脸吧。”见宫人们面上都认真了许多,有人热切切地望着锦瑟怀里的荷包,蒋乔便露出温和的笑意,自称也变成平易近人的“我”。

    李禄抢先一步,带着小李子进来,把小李子往前一推:“奴才见过蒋小仪。方才小仪急着见陈修容,都没来得及给小仪请安——这是小李子。”

    剩下那个小太监被李禄丢下也不见气恼,生得眉目方正,说话大方:“奴才名唤小华子,见过主子。”

    蒋乔应了声好,让锦瑟一人给了一个荷包。

    自然,李禄的第二个荷包没有茗夏好,不过都是长得一样的荷包,只要不打开对比,李禄就不会知道这一点。

    “你们方才帮本嫔收拾行礼,也算劳累了一番,先去收拾你们自己的屋子,再过来伺候吧。”蒋乔笑道。

    三位宦官拿了荷包,谢恩退下,接下来就是四位二品宫女,从左自右报姓名。

    “奴婢名唤木芝,见过主子。”最左边的宫女先行出列,面容平平,嗓音低沉。

    “奴婢名唤梧桐,见过主子。”第二位宫女面容稍显稚嫩,嗓音欢快,动作好似梧桐絮子一般轻盈。

    “奴婢名唤时兰,见过主子。”这位宫女面容清秀,也是一副沉稳的样子。

    最后一位宫女亦是上前,生得高高壮壮,看着很是寡言的模样:“奴婢名唤素云,见过主子。”

    蒋乔在她们面上扫了一圈,将脸和名字对上,就让锦瑟赏了荷包:“你们也下去吧,到时候有事会唤你们伺候。”

    四位宫女齐声应了是,整齐地退后,等出了屋门才转身。

    “主子……”锦瑟现在怀里空空,看着蒋乔时欲言又止。

    蒋乔在里头品出了些肉痛的意味,给了锦瑟一个安抚的笑:蒋老夫人给她准备了一大把银票,不用白不用。

    这第一份赏赐,自然要厚些,才能尽快收拢人心。

    而后蒋乔转头,向茗夏请教道:“我初来宫里,关于请安等诸多事宜还不大清楚,烦请茗夏姐姐为我解答一二。”

    茗夏莞尔:“这个自然,是奴婢疏忽了,还要主子来问。”随即为蒋乔讲起了请安事宜。

    永宣帝没有立后,后宫无主,目前妃嫔们的晨起请安都是到许太后的慈安宫里请安。也不用每日去,每七日去一次即可。若是并非主位且住在有主位宫里的妃嫔,请安那日还需要早些起来,向主位请安后,再随着主位一并向太后请安。

    蒋乔;喔,相当于上一天班休六天。

    新人都安排在今日进宫,明日正好是七日请安循环的开始。

    讲完请安,茗夏又和蒋乔详细科普了后妃之间的恩恩怨怨,新人的位份与居所,还提了后宫近日比较得宠的妃嫔:柔昭仪、文充媛和苏顺仪。

    最后见蒋乔听得一脸认真,茗夏便笑起来:“若是主子有心,可以好好观察,学些得宠的法子。”

    蒋乔在心里疯狂摇头:不,她只是想来过咸鱼生活的。

    只要能避开书中结局就成,得不得宠啥的她不在意。

    讲完了宫里需要注意的事宜,茗夏看了看蒋乔主仆二人,知道她们接下来可能要私下说些话,主动道:“该是去大膳房领下午点心的时候了,这第一回,奴婢就亲自去一趟吧。不知主子有什么想吃的?”

    蒋乔心知自己还不够去大膳房点菜的资格,于是道:“随意吧,我不挑酸口甜口这些的。”

    茗夏福身离去,蒋乔见她的背影出了院子,才转头对锦瑟道:“你方才也听见了,茗夏提到这两日会将新人三月的月例补上。你到时候亲自去领,也趁机打听些关于茗夏的事。”

    “你一定要小心打探,记得带足银子。”有钱能使鬼推磨,蒋乔相信这是宫中大多数时候的真理。

    锦瑟也心知这件事的重要性,慎重点头:“主子放心,奴婢一定会办好的。”

    安排好事情,蒋乔一指靠窗的明间,眯眼笑道:“咱们去那里坐坐,等着茗夏回来吧。”她还挺期待品尝宫里的点心,毕竟永宣帝赏的翡翠枣泥糕很好吃。

    锦瑟自然答应,随着蒋乔坐到窗边的美人塌上。

    蒋乔以手支颐,找好角度观察小院中各自回到岗位的宫人——恩威已施,现在他们都是松懈状态,最适合观察心性。

    谁想没观察一会儿,就有宫女叩响了东侧殿的院门。

    宫里惯例,新人入宫,主位以上都要送来赏赐。

    于是蒋乔在等待茗夏、观察宫人的期间,德妃、端妃、柔昭仪、文充媛四个主位都派人来送了赏赐。

    蒋乔也作出表面平静、实则内心惶惶然,再带点得到赏赐的高兴模样,迎着各宫宫女的打量,将谢恩、接下赏赐、塞荷包这几个固定环节做得行云流水。

    加上陈修容赏的,蒋乔得了各色上佳的锦缎二十匹,各色精致的首饰十二个和摆设十余件。清点过后,由宫人们小心存放到库房里去。

    茗夏也正巧回来了,手提一个红木盒子,打开后香味四溢,有热气腾腾冒出:牛乳香糕、核桃黏糕、芝麻酥、蜜饯拼盘。这便是蒋乔份例里的四份下午点心。

    “奴婢方才回来瞧见了那些送赏的人,主子处理得很好。”茗夏微微笑着,很有几分夸奖的意味。

    “那就好。”蒋乔点头,接受了夸奖。因着此时不算饿,又想到锦瑟喜欢牛乳制品,蒋乔就将牛乳香糕拿出,又拿了自己偏爱的樱桃和酸梅两款蜜饯。

    “茗夏姐姐走一趟幸苦了,挑个喜欢的点心吧。”蒋乔将盒子向茗夏面前推了一下。

    茗夏自然想到剩下的点心是用来赏人的,只选了拼盘里最后一款蜜饯:“奴婢爱吃甜的,多谢主子赏赐。”

    蒋乔看到茗夏的表现,明白茗夏更多为了自己接下来的动作,才选了蜜饯,心中对茗夏好感上升,不由开口道:“蜜饯太甜,多吃会齁嗓子,下次选些旁的点心。”

    茗夏一笑,望着蒋乔,带着由衷的神色道:“等下一次主子赏赐,奴婢会的。”

    知道茗夏懂了自己的意思,蒋乔就开始分配点心:核桃黏糕、芝麻酥各六块,共十二块点心。

    “李禄、小华子、木芝、时兰、素云各分得两样点心一块,小李子和梧桐一人一块。”回想起自己在窗外观察到的宫人表现,蒋乔作了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