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五种毒草

    “这不是姜府那个姜空吗?”

    “天呐,他身后的那个少女怎生的如此俏丽,这比柳月鸢都不遑多让啊!”

    “这淫贼上辈子救了皇城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桃花运。”

    “废什么话,都跟上去看看,他们去春秋堂了。”

    一堆人蜂拥而上,围观的人立马将春秋堂门口围个水泄不通。

    之前姜空闹出来的风波太大了,无疑成了皇城所有男儿的眼中钉。

    现在背后又跟着如此一位倾城之色,可以说看热闹的没有一个不眼红。

    一个个打了鸡血的样子,巴不得取代姜空的位置。

    两人也注意到动静,没有理会这些人。

    穆婉轻笑一声打趣道:

    “没想到你还挺有名的。”

    姜空摆摆手:

    “徒有虚名罢了。”

    穆婉一愣,看着眼前人顿生鄙夷之色,这小子难不成以为自己在夸他?

    姜空一跨入春秋堂之中,里面的人也被他吸引了。

    这群人几乎是和外面那一群人是一个表情,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春秋堂柜台前一个满头灰发的药师正在打着盹,丝毫没有察觉到此时的变化。

    姜空走到柜台前,用手敲了两下,将其从梦中惊醒过来。

    这个药师吓了一跳,不过当见到姜空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不满。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臭名昭著的小淫贼,说吧,来这里干什么?”

    这个人名为郑禄,是春秋堂的黄阶下等药师。

    因为他年岁已高,而且学艺不精,所以被派遣过来管柜台。

    不过就算是黄阶下等的药师,在皇城之中也是有地位的。

    培养一位药师太难了,皇城最厉害的药师是春秋堂堂主月灵音。

    而月灵音也不过是一个玄阶中等药师罢了。

    所以平日里,来春秋堂的人都对这个老者很是恭敬,就算是一些小家族族长都要给点薄面。

    久而久之,这个郑禄开始变得极为高傲,很多人背地里给他取名郑天低。

    在其眼中,天比他低。

    姜空走上前拄在柜台上突然闭目养神般闭上了双眼。

    郑禄不禁眉头一皱,这个野小子究竟在搞什么鬼?

    边上的穆婉也是一脸疑惑看着这一幕。

    姜空将自己的心神潜入丹神鼎之中。

    之前修炼丹神鼎的时候,他看见过鼎上有很多丹方。

    也正是因为这些丹方,让他有底气在穆婉面前站得住脚。

    九死丹神诀既然如此的逆天,想必这个鼎上势必有解决神元穴问题的法子。

    心神潜入之后,他变成一个半透明的灵魂状态,盘坐在丹神鼎之中。

    只见其浑身的经脉变得赤红一片,穴道像是一颗颗红色的星辰。

    在那丹神鼎壁身上,果然有许多金字隐隐约约浮现着。

    姜空意念一动,自己的一个穴道与丹神鼎共鸣,而那壁身上金字变化,浮现出很多丹方。

    “成功了!”

    姜空大喜。

    这是九死丹神诀上记载的秘术,可以通过与丹神鼎的共鸣来得到一些丹方。

    他再度引动神元穴处。

    只见壁身再度变化,一门门关于神元穴的丹方出现。

    在外界。

    姜空依旧靠在柜台那边像是睡着了。

    郑天低顿时不满,大力敲了两下。

    “他马的,把我叫醒,在我面前睡觉,你小子是在挑衅我吗?”

    好巧不巧,姜空正好找完一门丹方苏醒过来。

    他瞥了一眼暴怒的郑天低,开口道:

    “我来是想五种灵草,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

    “有屁快放,我春秋堂不伺候闲人。”

    郑天低鼻子朝天,露出一脸不屑的神情。

    姜空暗道,这厮还真是把自己当做这里的主了。

    他也干脆直接开口,准备拿了药走人。

    “一两百蛛草,两钱噬心花,一根蛇王藤,一副七灵散以及两枚绝脉果。”

    随着灵草的名字报下去,郑天低一双眸子慢慢的瞪大,和铜铃一般大小。

    姜空报完之后看着他阴沉的脸色,眉头一皱问道:

    “怎么了?”

    “怎么了?”

    郑天低冷哼一声,摸了摸胡子,一副傲然的样子。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报的这些东西都是一等一的毒药啊。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害人之心,你是不是不把我黄阶药师放在眼中?

    听说你之前被废了,拿这些东西是想去害人吧?”

    他的话语之声极高,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啊!这姜空居然打的是这份心思啊!”

    “真是歹毒啊!这小子真是天杀的!”

    “那时候怎么没有在山崖上摔死,老天无眼啊!”

    议论四起。

    姜空的面色也开始阴沉了下来。

    这丹方乃是丹神鼎之中的东西,来历绝对不会浅,一个小小的郑天低又怎知其中奥秘?

    看着那老脸上高高在上的目光。

    姜空顿时飒然一笑,淡淡道:

    “看你那袍子上两条杆,活了这一辈子就混到这种地步。

    想必你连这丹方效用都不知吧,你就是一个井底之蛙,没有脑子的蠢货!

    把你们当家的叫来,小爷我顺便给你开一副治脑子的偏方!”

    一语出,四座哗然。

    没想到姜空居然敢当面对质郑天低,这是疯了吗?

    郑天低就算是再惹人厌,那也是春秋堂的人!

    春秋堂虽是药坊,但那背后的势力甚至要在四大家族之上!

    “这姜空死定了!”

    所有人都给他下了死刑。

    郑天低气的胡子翘起来,满脸通红指着姜空,那张脸都快可以喷出火来了。

    他手指颤抖着,话语之中都带着颤抖。

    “你!你!你!简直是胡说八道,你们姜府以后所有人别给我来春秋堂了!

    来人啊!给我把他撵出去!”

    春秋堂之中两道人影极快掠出,欲要上前钳住姜空。

    这个时候穆婉从姜空背后一步走出,一股武师的威压瞬间碾压而去。

    来临的不过是两个七八重天的武者,这股威压瞬间如同大山压在他们身上。

    两道身影直接坠落在地上。

    “武师!”

    所有围观者全都震惊了,没有想到这个绝色少女竟是一个武师!

    一些男的心头热血顿时浇凉了大半。

    穆婉看着姜空,面色有些许的阴沉。

    “他说的毒药是怎么回事?”

    姜空冷静的回应她:

    “你放心,若是我不能治好你,明日我这颗头颅高悬姜府之上!”

    “放屁!老夫从药师几十年来,从未见过用毒药做解药。

    岂能让你一个十几岁的黄毛小儿在这里信口雌黄?”

    郑天低暴跳如雷。

    “老东西,你想要晚节不保,我可以成全你。”

    姜空重重一拳锤在柜台上,怒喝一声:

    “当家的,出来抓药!”

    这道声音滚滚传遍开来,整个春秋堂全都清晰可闻。

    “疯了疯了!这个姜空疯了!”

    他们仿佛已经看见了姜空的下场。

    “这个蠢货,这下子姜府也要被牵连进去了。”

    “姜府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煞星啊!”

    面对此情此景,姜空丝毫不惧,见后堂没有动静,再次加大声量。

    “当家的呢?给我出来抓药!”

    历喝声后,霎时,后堂一道声音如惊雷炸响。

    “是谁在这里闹事?”

    这道声音威严无比,震人心魂,不少辨认出这道声音的人头皮发麻,面露惧意。

    只见后堂之中一个魁梧男子走出来,

    龙行虎步,面相凶悍,不怒自威。

    所有人见到他都是感到心悸。

    尤其是郑天低,顿时脸色煞白。

    此人大手一挥,一袭白衣袖口上大大的玄字映入众人眼中,玄字之下画着两条银痕。

    玄阶下等药师!

章节目录

警察叫我备案,苦练绝学的我曝光最新章节 博弈书屋 月岷阁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笔趣阁 【快穿】黑化反派,宠上天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一小说 长生:养只蚁后加点修仙免费阅读 迷鹿文学网 一夕得道最新章节 将军打脸日常 消费系男神起酥面包